暢讀書城 > 傅總,你前妻在重金求子小說 > 第556章 你就任她,這么欺凌你?

他的語氣里,已經裝滿警告了。
“不然怎么樣?”傅偲忍不住問了一聲。
“你只要以后不跟她往來,就不會怎么樣。”
氣氛壓抑下來,趙薄琰的意思很明確了,他不會袖手旁觀。
傅偲以后再想和孫天諭在一起,很難了。
而她能找到的唯一能幫她的人,就只有孫天諭。
*
醫院門口,孫天諭準備回去。
她不舍得打車,這兒離學校挺遠的,打一趟車都能頂得上一天的伙食費了。
她往前面走了一段路,想去坐地鐵。
身后有腳步聲越來越近,聽著不像是一個人,孫天諭下意識回頭,還沒看清楚來人,臉上就被扇了一巴掌。
她定睛細看,賀佳楠雙手抱在胸前,“落單了?你那個富朋友呢?她怎么沒帶你一起走?”
孫天諭面孔火辣辣的,賀佳楠跟幾個朋友站在一起,有兩人走上前扯住她的手臂。
旁邊就是條小弄堂,她們將孫天諭拉了過去。
她心里知道不好了,看到路邊有人,便扯開嗓子叫著,“救命啊,救命!”
“勸你老實點吧,誰敢多管閑事?”
賀佳楠用手按著腰后,敢推她,真以為誰都能欺負她呢?
兩個女生將孫天諭壓在墻上,賀佳楠往她面前一站,“你倒是跟我說說,你們去醫院干什么?是你要找醫生呢,還是傅偲?”
“關你屁事?”
賀佳楠朝孫天諭的肚子上狠狠打了一拳,她痛地叫了一聲,低下頭。
賀佳楠拽著她的頭發,將她腦袋拉起來。
“不會是傅偲吧?她是不是背著她男朋友,偷偷懷了野男人的種?所以要去打掉?”
“去你媽的——”
孫天諭一口口水吐她臉上。
傅偲眼看著快要到家了,她的手機響起,一看是孫天諭打來的視頻電話。
應該是回到學校了,跟她報平安的。
傅偲想也沒想就接通了,畫面中出現了孫天諭的臉,但披頭散發的,半張臉通紅,腫得饅頭那么大。
“天諭?”
屏幕里又擠進了賀佳楠,沖著傅偲在打招呼,“嗨,你朋友不小心摔跤了,你看看,摔成豬頭了。”
“賀佳楠,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別亂來!”
“哎呦我好怕啊,真是怕死了。”賀佳楠伸手捏著孫天諭的臉頰,使勁擰來擰去的。
孫天諭痛得眼淚流出來,但就是嘴硬得一聲不吭。
傅偲哪看得了這一幕,要不是天諭陪她去醫院,她也不會碰到賀佳楠。
她怎么就沒想到把她一個人留在那,有多危險呢。
傅偲趕緊踹了一腳旁邊的男人,“停車,把車開回去,你說過要安排人送她回學校的,你為什么沒做到!”
趙薄琰腿上狠狠挨了一腳,傅偲已經失去理智了,“你們在哪?還在醫院?”
“傅偲,你現在趕過來也來不及了,大家都是同學,我也不想為難你。你跟我學兩聲狗叫,我就放開她,不然等你到了,她也遍體鱗傷了。”
趙薄琰一聽這話,當即就想把這女人給撕碎掉!
她什么東西,也敢提這樣的要求!
傅偲看著孫天諭的臉扭曲成一團,賀佳楠手一松,被掐出來的青紫色漾在臉上。
“不肯嗎?看來也不過是塑料姐妹花。”
傅偲看著賀佳楠抬手,手指重新掐在了孫天諭的臉上。
“你不要——”傅偲緊張地喊了聲,“我叫,我這就叫,你放開她。”
趙薄琰一把將手機搶了過去,掛斷視頻,然后將手機丟在了腳邊。
傅偲望著手里空空的,等她反應過來后,情緒壓得很激烈,“你干什么。”
“你又想做什么?學狗叫?你就任她這么欺凌你?”
傅偲緩緩地吐出口氣,“讓司機掉頭。”
趙薄琰拿了自己的手機出來,“我會讓人過去,確保她不會有事。”
“我要自己去,我不要回家。”
趙薄琰已經打了電話出去,他語氣平淡,仿佛正在交代一件最尋常不過的事。
其實這事說穿了,本來就是跟他沒關系的。
傅偲用力地拍打著車窗,手掌都紅了,“我說了,我要過去!”
趙薄琰打完電話,伸手將她拽到懷里,她鬧得厲害,他就用力緊箍住她,“你過去算什么?堂堂趙家的少奶奶,去跟人打架嗎?”
“她們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不一樣,不許將自己牽扯進去。”
他話里面透著對孫天諭跟賀佳楠的不屑,完全不會顧及傅偲的朋友現在正危險,他料一個學生,也沒那膽子做太出格的事。
頂多就是吃點皮肉苦,再說這也是孫天諭該的。
傅偲用腦袋撞他,在他懷里反抗得厲害,但趙薄琰依舊很輕松地將她制止住。
車子開進了別墅內,傅偲也沒力氣了,只是貼著他的肩膀喘著氣。
趙薄琰這回也沒有哄她,必須讓她長點記性,以后她就會明白,她應該離那些垃圾遠點。
司機坐在車里,后面一點動靜都沒有。
許久后,趙薄琰的手機響了,是派出去的人給他打了電話。
他單手控制住傅偲,另一手拿了手機過來接通。
“喂。”
傅偲聽他說了幾句話,然后將手機貼到她耳邊。
孫天諭喊了聲,偲偲。
“天諭,你沒事了嗎?”傅偲顫抖著嗓音問她。
孫天諭趕緊安慰她,“沒事,本來也沒什么大事,賀佳楠她們被趕跑了,你放心,等我回了學校再收拾她。”
“我要嚇死了……”
傅偲軟著聲,“你確定沒事?別騙我。”
“你聽我跟你說話的聲就知道了,這叫鑼鼓喧天,聲如洪鐘。”
她的心這才落定些,“別開玩笑了,你還在醫院邊上嗎?去看看有沒有被打傷,要不還是報警吧。”
孫天諭看到旁邊人的眼神,充滿了不耐煩。
“沒事的偲偲,接下來的事我自己處理,我臉有點疼,不能多講話了。”
電話被掛斷后,傅偲嘴角勾扯出一抹冷笑,她將手機遞還給趙薄琰。
“你這么瞧不上孫天諭,她是殺人了還是放火了?”
“偲偲……”趙薄琰眉宇間擰成個川形。
他也不習慣,她這樣跟他說話。
“趙薄琰,你又是多好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