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24章 寧縣災民
  劉安看劉備確實精力很旺盛,便不再客氣。

  “玄德,叔父有一想法欲說與你聽。”

  頓了頓,劉安見劉備沒意見便繼續道:

  “叔父這里缺人手,你近日便別再去城里賣草席了,過來給叔父幫忙如何?你家那些草席和草鞋,你清點一下,看有多少,叔父全都按市價收購。”

  “叔父莫不是瞧不起備呼?”劉備一聽卻不樂意了,“備如今站在此處,本就有助叔父之意,叔父拿金錢收買備,莫不是將備看做外人?”

  ??劉安一臉問號,這話怎么聽起來這么耳熟?

  哦,昨天才對公孫瓚說過。

  所以,這劉備也戲精上線了?

  劉安內心狐疑的想著,卻無法通過劉備表情判斷他是真情還是假意。

  既然看不出,劉安索性暫且放下,拍拍劉備的肩膀安撫道:“玄德誤會叔父了。非是要拿錢收買你,而是……”

  說著劉安轉頭看了眼籬笆外圍了一圈的災民,接著道:

  “而是這些人晚上需要安頓,叔父一時也弄不到如此多被褥,只能先用草席,讓他們將就幾晚。”

  當然了,劉安起初的想法確實是拿錢收買劉備來給自己干活,劉備能力很強,有他幫忙能省心不少。

  而且劉安也怕劉備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跑了,屆時再想控制他都沒有辦法。

  但劉備剛剛都那樣說了,劉安肯定不能承認自己把他當外人。

  “唔……竟是如此。”劉備知道自己錯怪了劉安,羞愧的低下頭,再次作揖賠禮:“是備錯怪叔父了,望叔父勿怪。”

  “無礙,那玄德現在便去清點草席草鞋,如何?”

  “備這便去,但有一事備需說清。”劉備說到這表情愈發大義凜然起來,“叔父如此高義收留一眾災民,備同為漢室宗親,亦不可落了漢室臉面。備自請將家中草席草鞋送與災民使用,還望叔父應允。”

  劉安一聽,心中大呼:還有這等好事?

  東漢末的市價,1張草席150錢,不過此草席肯定是沒人用過的新草席,而不是劉安60錢1張買來的那些爛了邊的舊草席。

  草鞋的價格則是10錢一雙。

  劉安不知道劉備家有多少草席和草鞋,但如果每樣30以上那就是四五千錢了。

  的確是省了很大的一筆錢,有這些錢,劉安就還能多買十幾甚至幾十石的糧食。

  于是劉安丟下心中的小九九,同樣一臉大義凜然的對劉備道:

  “玄德果真義士!不愧是我劉家兒郎!既如此……”劉明說著從腰包中掏出200錢,“玄德,你叫上德然一起,帶這些錢去給提供甗和碗筷的人家一家送去10錢,算我謝禮。餐具用完之后,我會立刻還回去。之后,玄德你便去將家中草席和草鞋拿來此處,若拿不下來這取我牛車便是。”

  劉安未說余錢如何處理,意思就是剩下的他二人看著處理就行。

  一共借了20口甗,其中還有劉備和劉明家的,一家10錢,200錢肯定是夠的。

  劉備聽劉安如此說,自不會拒絕,錢不是直接給他和劉明的,而是給借鍋之人的,他沒權利替別人拒絕。

  相反,借東西的是他和劉明,有這10錢做謝禮那些人也會高興。

  于是劉備應了一聲,接過錢便離開了。

  之后的時間,劉安找到崔氏,問過之后發現她還沒吃飯,便讓她先去吃飯,自己來替她繼續煮飯。

  邊往甗下添著柴,劉安一邊抽了個空將馮嚴叫來,了解了下他們這批災民的情況。

  說話的功夫,劉安從懷里掏出出城之前買的餅,跑去塞給了幾張給母親,回來又塞給馮嚴幾張,兩人邊吃邊聊。

  從馮嚴口中,劉安了解到,原來這些人是從上谷郡的寧縣來的。

  去年秋冬之際,烏桓部落南下劫掠寧縣,將糧食搶劫一空,其后又多次南下襲擾,生活在城外的普通村民不堪其擾,自那時起就有大批災民開始南逃。

  他們這些人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背井離鄉的。

  其后一眾人跨越廣寧縣,長途跋涉到達沮陽縣,沒成想沮陽縣山多地貧,縣中無糧救濟他們,更沒有能力收納他們,只是給了他們一口飯續命,便將他們趕走了。

  一眾人繼續前行,越過居庸關,途徑軍都、昌平、薊縣、廣陽、良鄉,各縣卻皆因縣中糧草不足為由,僅給眾人一口活命飯,便將眾人驅散出城門幾里之外。

  便是這涿縣,也是在施了兩天粥之后,便不再管他們了。

  一眾人原本有上千人,一路走走停停,有些人走散了,有些人在路上餓死了。

  還有些人在被城衛驅趕時受傷死去,亦或心灰意冷之下離開了隊伍自尋活路。

  以致于到此時,就剩下了這些人。

  之所以在涿縣城外徘徊了這么久還未離去,是因其中老弱長期跋涉,吃不好睡不好,實在是走不動了。

  這些老弱加起來,乃其中六成以上災民的家人,眾人不忍拋下家人獨自離開,故而每日游蕩在城外,寄希望于兩次施粥的縣尊大人能夠憐惜他們,再施口飯吃。

  劉安聽完,感嘆不已。

  生逢亂世,便是普通百姓最大的不幸啊。

  不過按照馮嚴的說法,他們這些人里,應該是有組織者的,劉安便叫馮嚴去將那人叫來。

  卻聽馮嚴說那人早在薊縣時就拋下他們離隊了,其余人只是盲目的繼續南下,希望能走到富庶的冀州,再尋安身立命之法。

  只是沒想到才走到涿縣,就出了這般狀況。

  經過一番交談,劉安還了解到,他們這些人一共還剩273個,其中8歲及8歲以下孩童,包括襁褓中的嬰兒共12個,8歲到14歲的總角孩童18個,上年紀的老人46個,婦女86個,青壯111個。

  聊完這些,第一批飯也煮好了,劉安便不再繼續問,準備給眾人發粥。

  這段時間,老弱婦孺也都排好了隊,劉安和崔氏負責給每人盛粥,領到粥的人便站到一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將第一批粥發完后,緊接著就要做第二批。

  這時最先領到粥的人也已經吃完,便也來幫忙淘米洗刷碗筷等。

  水缸中的水很快又見底了,劉安找到兩個在老弱領完飯后也吃到了飯的青壯,讓他兩人輪流去村西頭挑水。

  時間慢慢的走過,半個時辰后,終于,所有人都吃到了兩碗稠粥。

  災民的臉色隨著吃了頓七成飽飯,也漸漸有了血色。

  此時,劉備和劉明回來了。

  兩人坐在牛車上,載著滿滿的一車草席草鞋進了院子。

  據劉備所說,一共60雙草鞋,43張草席,他把家里除母子兩人所用之外的所有草席草鞋,全都拿來了。

  正好這時所有人也都吃完了飯,劉安讓人把碗筷甗全都洗完,又找了幾個人幫忙,由劉備和劉明分別帶著,去將村民的餐具送了回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