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31章 低價工匠
  將布匹絲綢一一搬進房內,因為太多柜臺明顯放不下,于是劉安干脆直接整齊的擺放在了成衣鋪的角落里。

  如此也方便掌柜查驗對數。

  等到劉安將所有布匹全部搬完,他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

  一匹布雖然不沉,但架不住如此來回數十趟。

  見此,掌柜忙給劉安倒了杯溫水,還給他拿了個馬扎讓他坐下休息。

  劉安休息的時間,掌柜則去角落里查看了布匹和絲綢的數目,并驗證品質。

  半刻鐘后,休息了一會兒的劉安已經緩過氣來,掌柜也查驗完絲綢布匹,于是去將柜臺后稱量好的金餅以及零碎的銅錢給劉安取來。

  “絲綢36200錢,上等布75000錢,共111200錢,這是11塊金餅以及1200銅錢,請劉君查驗。”

  掌柜特意給劉安拿了個小麻袋,將錢都裝在了里面,遞給劉安。

  “多謝掌柜。”劉安壓抑激動的心情,接過麻袋,稍微數了下里面的金餅,見數目對便拱手對掌柜道:“如此,我就不打擾掌柜了,告辭!”

  “劉君何不到院內一敘,老夫也好與劉君多親近親近。”掌柜挽留道。

  “這……”劉安有些意動,多和生意人聊一聊能得到許多有用的消息。

  可是想到自己今日尚有許多事要辦,只能惋惜道:“我并非駁掌柜面子,只是如今我確實諸事纏身,待空閑時日,我定上門叨擾,還望掌柜海涵。”

  說著劉安躬身一禮,表示歉意。

  “既如此,老夫便不強留劉君了,你我來日再敘。”掌柜笑了笑,并未因劉安拒絕而惱怒。

  劉安告辭離開成衣鋪,前往張富的木匠鋪。

  路上,看到純棉布竟如此值錢的劉安,暗暗定下了接下來種植棉花的計劃。

  劉安并不知道棉花是什么時間傳入中國的,不過看掌柜的樣子,如今應該還沒有用棉線紡的布。

  這一點其實劉安早該注意到,他買被子的時候里面填的都是楊絮或葛麻。

  本來劉安以為填了棉花或者動物毛的被子是更高端的被子,要價極高,所以才沒有問小廝有沒有棉花的被子,而是直接選擇了當時看到的打折的楊絮被子。

  包括衣服也是,劉安當時聽到那些好衣服的價格時,直接就沒了興趣,所以也不知道那都是什么料子做的衣服。

  而除了公孫瓚外,劉安現在也沒見過其他的達官顯貴,自然也不知道他們穿的衣服都是什么料子。

  沒想到的是,這個時候市場上竟是完全沒有棉花的蹤跡!

  按照棉布的價格來算,劉安若是將那10份棉花種子都種下,收獲后必可賣出大價錢!

  棉花的播種時間是陽歷的4月左右,正好比土豆晚一個月,種完土豆之后,再等一段時間就可以種棉花了。

  來到木匠鋪,店里伙計見是劉安,直接告訴劉安他老師正在后院。

  張富看到劉安后,笑呵呵的迎上來。

  “劉郎君是料到木盒已完成了么?怎來的如此早?”

  “哦?木盒已經做完了?”劉安也是一臉驚訝。

  昨日張富說最快今天可以完成,沒想到一大早就完成了。

  “郎君既不知,那此次是來運陶磚的?”張富不解。

  “非也。”劉安搖頭道:“我欲蓋幾處房屋,此來乃是想求張師父推薦幾名懂得此道的工匠,沒想到來的卻正是時候。”

  “我的這些徒弟倒是都略懂此道,應該可以幫得上忙,不過還是需再另請兩位瓦匠更為穩妥。只是……不知劉郎君欲單獨雇傭匠人,還是直接將房屋建設完全包出來?”

  “兩者有何區別?”劉安對東漢建房的規矩絲毫不通,只能虛心請教。

  “若單獨雇傭,則只需按時日給每人付工錢即可,但劉郎君要自己備好建房所需材料。若全包,則需劉郎君將房屋規模和要求告知工頭,之后工頭給出價格,建房所需磚瓦或木材等,全由工頭解決,劉郎君只需等待房屋建城即可。”

  張富看出劉安不懂建房之事,于是耐著性子細心講解。

  劉安聽出來了,兩種方案前者費的心思多,但自購材料或許能省出不少錢。

  后者則是交完錢就不用管了,無需費心等著交房便可,但所用資費,怕是會多很多。

  劉安肯定要選前者的,一來他家荒地上有許多樹木,反正也要砍,不如直接利用起來,雖然砍下來的木頭需要再加工,但多雇傭幾名木匠就是了,這些木頭能省下許多錢。

  二來,他家里有免費的勞動力,砍伐樹木或是一些簡單無技術含量的再加工,也可以交給災民來做。

  想清楚這些,劉安對張富道:

  “實不相瞞,我有幾十畝荒地正欲修整,其上樹木眾多,我要建的房屋就在此處,正好就地取材。且我家還有100多青壯可幫忙干些粗活,張師父以為,此等情況當雇傭木匠瓦匠幾人最為合適?”

  “不知劉郎君欲建房屋是何規格?”

  “先建一處三四丈見方的房屋,其后還會陸續再建四五處,再之后還要圍起3畝地的圍墻。”

  “如此這般……”張富沉思了片刻,給出建議:“劉郎君可雇傭5名瓦匠,10名木匠,應當夠用。”

  “多謝張師父。”劉安作揖道謝后又問:“不知應當去何處雇人?”

  “哈哈!”張富大笑一聲,爽朗道:“郎君若是信任張某,可將此時交給張某。”

  “如此甚好!”劉安精力有限,能有人幫自己最好不過。

  張富能收如此多徒弟,想來在這木匠圈混了不少年頭了,人脈必定廣泛,正好生意上門,他想給自己弟子和相識朋友拉點活,劉安也能理解。

  “對了,我還要挖一口井,張師父可知應當找何人?”

  災民營地附近沒有水源,劉安每日偷摸用無盡水壺補水也不是個辦法,時間長了肯定會露餡,因此越早挖個水井越好。

  “若是劉郎君家的青壯肯出力,便只需再多加兩名瓦匠即可。”

  劉安看得出來,張富確實在為自己著想了,沒有因為自己不懂就忽悠自己多雇人,如此劉安便放心了。

  “好,那便如此。只是不知道這傭金如何算?”

  “每人每日15錢,劉郎君管飯,如何?”

  “唔……”劉安沒想到漢時的勞動力如此廉價,一個人一天才15錢,即便管飯,一個人一天也就吃不到10錢的糧食,算下來一人一天才25錢。

  想到一件衣服就好幾百,劉安突然有些理解為什么前任大冬天卻穿著那么破爛的麻布衣了。

  張富見劉安不說話,以為他嫌貴,便解釋道:“郎君,這些匠人皆有技藝傍身,不管到哪里都要比啥都不會的苦勞力貴一些。”

  張富的話讓劉安更加震驚,本來他就感覺傭金便宜了,想不到竟然還能更便宜。

  像自己前任那樣啥都不會,又無甚體力的人,出了家門只怕真要活活餓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