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46章 再次準備
  離開七日,家里的院子并無變化,還是那個籬笆圍起的院落。

  但透過籬笆,劉安卻看到自己房間的門換了,換成了一扇嶄新的木門。

  劉安看向母親那屋,卻還是和之前一樣,一扇破舊的木門。

  推門進入院子,劉安嘗試著呼喚了兩聲,卻沒聽到回答。

  到母親房里看了看,也沒人,想來又去玄德家中了。

  劉安回到自己房間,之前的破舊木床和矮桌也被換下來了,被褥疊的整整齊齊,床上還放著一套整齊疊著的嶄新粗布衣。

  劉安撫摩著衣服,內心感觸頗多。

  前世父母在劉安開智前便已離異,他跟著父親,母親離開后便再無聯系。

  劉安二十多年不曾知曉何為母愛,今生感受到了母愛,卻無欣喜,只覺辛酸。

  劉安知道自己給母親留的一千五百錢,定然是買不了如此多東西的。

  光是一套粗布衣服就要許多錢,余下之錢根本不夠買門窗矮桌的。

  所以這一套衣服肯定是母親買了布匹,一針一線給自己縫了這件衣服。

  自己這邊換了新的門、床、桌,她那邊卻絲毫未動。

  可憐天下父母心,這句話說的真是沒錯。

  “叔父,祖母回來了。”劉備進門對劉安道。

  劉安放下衣服,轉身走出房門,果然看到崔氏腳步匆匆的踏進院子,看到劉安后,又將腳步緩了下來,臉上急切的表情也變成了慈愛。

  “為母聽他們說,我兒回來了,便回來看看……”

  崔氏正說著,劉安大步走到崔氏面前,雙膝跪下道:“母親,兒回來了,讓母親掛心了。”

  “我兒快起來。”崔氏急忙扶起劉安,輕拍著他的肩膀道:“回來了就好,回來就好啊!”

  劉備母親也跟在崔氏身后進了院子,劉備看到忙上前行禮。

  不過卻未如劉安一般行跪拜禮,他早已不是初次離家,亦不像劉安那般感觸良多。

  與母親只說了片刻話,劉安便趕去了營地那邊。

  遠遠地,劉安就看到一座土墻圍起來的莊園,以及正在莊園外勞作的災民。

  劉安見此心中甚是高興,終于有了一座屬于自己的莊園。

  來到東漢末年半月,劉安附身一名即將或是已被凍死的瘦弱少年,從一窮二白開始,收攏災民,建設莊園,短短時間內,就有了一處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

  其中的成就感還是很足的,雖然不依靠系統,他不可能有現在的一切,可即便如此,他也依舊很滿足。

  莊園大門處,安排了一名青壯看門,他見五輛馬車靠近,頓時警惕起來,拿起木棍舉在門旁系著的銅鈴上,若有不對勁,即刻便會敲響那碗口大小的銅鈴。

  直到馬車走近后,青壯見是劉安,才放下戒備,將大門打開后,便興奮的跑去通知此間負責的何關王持兩人了。

  劉安驅著馬車進入莊園內部,目光四處張望。

  莊園一共開了兩個門,除了劉安進來的正門外,還在側面開了一處小門。

  內部現在一共建起八間大房屋,其中六間分兩排陳列在莊園的左側,另外兩間則建在了莊園的右側,和畜牧場緊挨著。

  畜牧場的面積大概占了半畝左右,飼養棚的周遭,用籬笆圍了起來。

  中間留出來的一塊地,則是災民按照劉安的要求,深耕施肥灌溉后的一畝田。

  如此看了看,劉安發現,莊園內竟是沒了給自己蓋房子的地方。

  看來當初計劃的圍三畝著實是小了些。

  不過問題也不大,正好劉安如今有錢了,他可以再擴建莊園,然后給自己和母親重起一處獨立院落。

  而且住宅區和種田區也需要好好的重新規劃一番,畢竟這兩樣都是不能輕易更換的地方,一旦定下某塊地的用途,以后便一直做此用。

  一邊看,劉安一邊往莊園內走,不一會兒,看門的青壯便帶著何關和王持走了進來。

  兩人對劉安行禮,劉安也從馬車上下來,上前扶住二人道:

  “二位辛苦了。這幾天可有何事發生?”

  何關道:“回恩人的話,我二人幸不辱命,已將莊園建成,恩人囑托的畜牧場也已建成。此外,另外購置了一萬瓦片和陶磚,并給工匠預付了十日工錢,還購買了畜牧場水槽和食槽,共花費四千九百錢,此乃剩余一百錢,交還恩人。”

  說著,何關拿出錢交給劉安,劉安接過后直接給了旁邊的劉備。

  “今后由玄德來負責莊園財務,不必事無巨細皆告知與我。”

  “諾!”劉備拱手接過錢。

  劉安又問:“如今莊上可供多少人住下?還有多少余糧?”

  “七間房,每房均可住三十二名成人,加上孩子則能住四十人以上,最后一間則因放了土豆,只能住二十人。稻谷如今還有三十石左右。”

  “也就是說,那八間房剛好能勉強住下所有人?”

  “的確如此。”

  “既如此,何關你馬上從莊外耕地的人中抽調部分人手,立即準備建房。對了,工匠還在嗎?”

  “還在,房屋門窗尚未完全裝完。”

  劉安朝房屋那邊定睛看去,果然看到有十幾個災民正在工匠的指導下安裝門窗。

  “你去讓他們分出幾個工匠來,在莊外繼續修建同等規模的房屋,一直建,不要停,我何時說停了再停。”

  “諾!”何關拱手離去。

  接著劉安將甄逸的信帛交給劉備,又給了他二十個金餅,讓他挑十名青壯去臨縣方城買五百石糧,再盡全力多買些舊被褥。

  幾人一路至此,尚未吃午飯,劉安便囑咐劉備到了方城記得吃完午飯再忙。

  方城距離涿縣并不遠,坐馬車一日可來回兩三次,時間并不緊張。

  劉備走后,王持作為另一個負責人,上前問道:“恩人,如今莊園已建成,是否要起個名字?”

  “嗯……就叫劉氏莊園吧。”劉安懶得浪費腦細胞,便隨便起了個名字,“王持,你安排人去煮三大釜稻谷,我等會要用,我再給你一萬錢,你找人去城里買五百碗筷和草鞋,剩下的錢等玄德回來給他便是。”

  劉安拿出一個金餅交給王持,催促道:“速去速回!”

  “諾!”王持接過錢,便匆匆離開了。

  劉安算過了,因為回來比去時速度快,提前回來了一天,所以他之前算的回到涿縣時新手保護期到期時間實際是明天。

  即是說,還有今天明天兩天的新手保護期。

  劉安要趁著保護期,再去收攏一批災民。

  畢竟,災民就等于貢獻度啊!

  之前聽何關回報,并沒有聽到災民上莊園討飯的消息,劉安頓時松了口氣。

  起初他見災民依舊圍在涿縣城外,而沒有去自己那里討飯,還以為何關等人帶人驅逐了災民,本來還有些擔心自己再收攏災民會受到阻礙。

  不過看情況,應該是自己收攏災民的消息還沒有傳開,至少普通民眾和外來的災民并沒有聽說有人收攏過災民。

  當然,也有可能是不知具體是誰收攏了災民。

  將諸事安排下去后,劉安匆忙找到血靈,查看它的狀態。

  血靈見到劉安,興奮的上跳下竄,一個勁的往劉安身上趴。

  劉安感覺血靈似乎瘦了一些,可能是何關王持兩人并不曉得血靈的飯量,因此沒敢給它太多吃的。

  邊安撫著血靈,劉安決定晚上多給他些吃的,好好犒勞犒勞。

  ps:作者真的是第一次寫,很多東西確實不了解,劇情設計節奏把握也很差。

  這么說不是祈求大家的寬恕和原諒,也并非以此為借口請大家留下來,而是希望諸位多能多提些意見,作者一定會努力改正和修正,爭取能寫出諸位喜歡的小說,非常感謝!

  建了個群,諸位若是不喜歡在書評區說的話,可以去群里說,當然也歡迎各位來群里催更嘮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