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85章 圣書抄錄
  蔡琰回道:“家父之書小女子怎可擅作主張?不過劉郎君若真有向學之心,小女子倒可將心中所記之書謄寫送與劉郎君。”

  似是怕劉安誤會,蔡琰說完之后緊接著又補充道:“此非為劉郎君手中之物,乃是為劉郎君拳拳向學之心,此物小女子固然是不能收的。”

  “如此甚好。”劉安聽后大喜,能有蔡琰親手寫的書看,不也是一種享受嗎?

  但香水劉安還是要送的,畢竟香水這東西和蔡琰這種才女確實很般配。

  于是劉安接著道:“不過,謄寫書卷并非簡單之事,在下所求之書也非一卷兩卷,所費時日頗長,此物亦非貴重之物,送與蔡女士,權當做在下一份心意,還望蔡女士萬勿再推辭了。”

  說著,劉安雙手捧著香水,遞到蔡琰跟前。

  蔡琰再三推辭,劉安堅持要送,見拗不過劉安,蔡琰只得收下。

  之后蔡琰詢問劉安想先看何書卷,劉安便說了幾本名氣較大比較經典的書。

  隨即又想到自己明天便要離開,蔡琰定然是來不及謄寫的。

  將此事說與蔡琰之后,蔡琰便提議等書卷寫好,便以書信的形式讓人給劉安送去。

  劉安也覺得此法可行,便將自己的信息告訴了蔡琰,還說了之后要去并州五原郡的事情,約定等在并州安頓下來后,給蔡琰傳信,屆時將書卷送去并州五原便可。

  至于謄寫書卷以及傳信費用,劉安則準備自行支付。

  蔡邕一家如今寄居在盧植府上,本身又無俸祿可拿,前些年因陽球、劉郃針對,家族亦損失慘重,本身定然不好過。

  蔡琰答應為自己寫書劉安已感激之至,又怎么能再讓人破費呢?

  蔡琰也是自家人知自家事,便未拒絕,劉安承諾晚間派人將錢送過來后,便告辭回了客堂。

  雖然之前就說了去茅廁出恭,但也不能耽誤太長時間。

  回到客堂里后,蔡邕待劉安坐下,問道:“劉郎君可有所長者?”

  蔡邕直呼劉安表字,乃是有親近之意,顯然劉安之前的彩虹屁拍的蔡邕很舒服。

  他沒有問劉安治的是何學問,是因為已經知道劉安家貧,家中無書可讀,更未拜名師學習。

  “所長談不上,在下尤喜詩賦,此前親眼目睹災民生生餓死之凄苦現狀后,曾做詩一首,請蔡先生賜教。”

  劉安避席答道,在蔡邕點頭后,便將自己搜腸刮肚之下,終于回憶起的一首竊來之詩念了出來。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

  此乃唐代李紳所做憫農,也是劉安早先語文課本上背的滾瓜爛熟,且為數不多的詩之一。

  劉安此前從夏侯蘭處曾借來《詩經》,并已通讀過一遍,因此知道詩經中已有五言詩,此時自己抄來唐朝的五言詩并不會被人生疑。

  雖說唐朝的五言律詩講究押韻,實際上和五言詩是不同的,但如此反而能給劉安拿出的五言詩錦上添花,讓其更加膾炙人口。

  “唉……”蔡邕聽完劉安的詩后,長長的嘆了口氣,似是沉浸其中,表情沉重的道:“既是四海無閑田,為何農夫猶餓死啊?”

  “懷遠,你說……為何農夫還會餓死啊?”這話卻是對衛德說的。

  “這……唉!”衛德當然知道蔡邕想說什么,蔡邕雖有才華,卻并非恃才傲物之人,反而更欣賞能做實事的人。

  前些年,蔡邕曾上奏當今陛下,密言七事,其一便表達了書畫辭賦乃小才,陛下更應該重用那些會治理國家的人才的意思。

  但衛德又能說什么,總不能說當今陛下昏庸無能,才致使百姓餓死吧?

  那是大不敬,他可沒有蔡邕那么大的膽子,敢于直言不諱,只能哀嘆連連。

  蔡邕沒有在衛德這里得到答案,又看向劉安,想到劉安收留災民之事,便覺他并非那些只會嘩眾取寵,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唯利是圖之輩,不覺間對其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他走上前,近距離看著劉安道:“吾聽聞劉郎君被任命為九原縣令,不日即將赴任?”

  “確有此事。”

  “劉郎君乃仁義之人,定會讓治下百姓安居樂業,是也不是?”

  “定當如此。”劉安作揖,鄭重答道。

  他倒是沒想到蔡邕竟還是個心中有民的世家,劉安的印象中,大部分世家都只注重自己的利益,只有少部分人才會把平民當成人看。

  “大善!”蔡邕表情欣喜,接著才對劉安的詩做出評價,“劉郎君此詩雖不華美,卻寓情于詩,情感深切至極,讀之蕩氣回腸,乃上上之作!”

  “蔡先生謬贊了。”劉安再次作揖,表現得及其謙虛。

  之后蔡邕劉安兩人坐回席上,又談了許久,劉安盡全力應對,總算沒有留下壞印象。

  期間劉安將與蔡琰約定之事說給了蔡邕,蔡邕對自家女兒很放心,表示并不打算干預小輩之事。

  當然,劉安很識趣的沒有說給錢一事,以蔡邕的身價名譽,劉安若說出來,對方肯定不會同意。

  中午蔡邕欲留衛德劉安兩人用餐,劉安卻以明日便要啟程返回,還未做足準備為由拒絕了,衛德卻是直接留下來和蔡邕一起用餐。

  臨走時,蔡邕主動送了幾卷詩詞及治理民生相關的書簡,讓劉安回去好生研讀,劉安自是感激不已。

  回到自己宅院,立即派人去請甄逸來,同時命人準備午飯。

  明日一早,劉安便準備離開洛陽返回涿縣,中午與甄逸辭過行后,晚上劉安還要宴請衛德,與其辭別。

  衛德是目前劉安接觸到的地位最高,并與劉安關系最為親近的世家,劉安可要好好經營這段關系。

  午時未到,甄逸便來了,酒菜還未準備好,劉安便讓人端來茶點,坐下與甄逸聊了起來。

  當劉安說到明日準備離開洛陽時,甄逸笑著將自己也準備明日回老家的打算說了出來。

  如今洛陽這邊的生意已走上正軌,暫時也不再需要主持拍賣會,他便準備將洛陽的生意交給此前負責此處的掌柜繼續處理。

  自從上次從劉安這里運走貨物后,甄逸等了五天,便將一應商品擺在了雜貨鋪內,并按照與劉安商定的計劃,為每種奇物制作了標牌,其上注明奇物名稱與價格。

  截至今日,十三香、洗發水、香皂、水果糖皆已售空,其他奇物共賣出白糖135罐、方便面68包,午餐肉32罐,抽紙80包。

  且自前兩日爆賣后,這兩天出售速度降了許多,逐步穩定下來,每日零星賣出幾件。

  如此一來,便不需要甄逸在此處坐鎮了。

  奇物出售共得資金一千九百五十三萬余,其中劉安可得一千六百七十多萬,甄逸聽說劉安明日欲離開洛陽后,便讓人回去取錢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