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94章 鄉間三老
  交談地點在此處鄉老的家中。

  鄉老看到本縣縣長親自駕臨,緊張不已,小心翼翼的伺候著。

  劉安一行共三十多人,鄉老家中胡床不足,著急忙慌的讓家人去鄰居家借胡床好給官爺們坐。

  劉安制止鄉老,自己拉過一個胡床在院中坐下,劉備及眾護衛堅持站著一旁守衛,劉安也不管他們,招呼鄉老坐下。

  鄉老已經安排人去請此處有秩和游徼,門口有護衛隊守著,劉安讓護衛隊等有秩和游徼到了先讓他們在門口等著。

  邊郡人少,大多數都是小鄉。

  漢制鄉設三老,分別為鄉老:掌一鄉教化;嗇夫:掌一鄉行政,兼收賦稅;游繳:緝拿盜賊,管理治安。

  其中嗇夫一職為大鄉所有,小鄉則稱之為有秩,職能與嗇夫相同。

  劉安與鄉老聊了聊本鄉民生,農事,了解到九原的旱情不像涿郡一帶那般嚴重,但此處因無人帶領興修水利,田間灌溉十分不便,老百姓常年都過著吃不飽的生活,有時候還會餓死人。

  而去年胡人入侵又搶走了許多糧食,藏起來的些微糧食吃完后,他們只能靠向城內豪強借糧來勉強度日。

  但借來的糧早晚要還的,而且是加倍奉還,實在還不起,便只能賣地償還,地賣完了就變賣家產,家產都沒了就只有賣身給豪強了。

  可不借糧,他們連十日都撐不過去,就要活生生餓死。

  與鄉老聊了一會兒,劉安見鄉老面上滿是愁容,但緊張的情緒卻消減了許多。

  于是開口問道:“本官昨日前日都曾派人到鄉間募兵,家中青壯應征便能吃到軍糧,還有軍餉可發,但卻極少有人應征,不知這是為何?”

  難道老百姓對朝廷已經失望到寧愿賣身豪強,也不想為朝廷出力了嗎?

  這句話劉安沒有說出口,他若說出來,鄉老必定驚懼不已,承認這句話那可是大不敬,既然不可能承認,劉安問出來也無任何意義。

  鄉老聽劉安如此問,頓時又緊張起來。

  他先是惶恐的看了一眼劉安,見劉安并未有發怒質問跡象,才不自然的道:

  “許是鄉中年輕人懼怕胡人,怕死于戰場之上,不敢應征?小人亦不清楚其中原由矣……”

  劉安感覺鄉老未說實話,但卻不想逼迫他,若無其事的淡淡道:“既如此,暫借鄉老院子一用,本官還有些事想問一下有秩和游徼。”

  “那小人先去隔壁人家等待。”鄉老見劉安未繼續追問,忙作揖告退,走出院子后,鄉老緊張的擦了擦額頭滲出的細密汗珠。

  接著劉安又分別將有秩和游徼叫進院子,同樣聊了一番后問出同樣的問題,結果得出的結論如出一轍,差別不大。

  見此,劉安將鄉老叫回來,與鄉老三人告辭,去了下一個鄉。

  連續訪問三鄉,結果竟然都差不多。

  期間劉安還找了二十多家普通人,讓劉備單獨去打探消息,其中有幾家或根本不知道有征兵一事,或是家中無適齡男子,或是家中青壯的確無意應征,但大部分都眾口一詞。

  那便是害怕再也借不到糧。

  劉備問其為何應征便再也借不到糧,他們卻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話。

  最后劉安又來到此前募得兵最多的一個鄉,終于得到了答案。

  據本鄉游徼言,那些鄉的三老常年仰豪強鼻息過活,與豪強關系極為緊密。

  他們知道豪強們與太守縣長不對付,今見劉安來征兵,紛紛表現忠誠,對鄉人揚言敢應征者便再也借不到糧,希望能以此和豪強關系更進一步。

  此事并非豪強首領之意,而是他們自作主張。

  劉安這才明白自己問到為何募不到兵時,那些三老緊張恐懼的原因。

  不過,也還是有三老心向朝廷的嘛。

  劉安看著眼前的游徼問道:“你把這件事告訴我,就不怕他們報復你?不怕本地豪強針對你?”

  這游徼是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看起來應該還未及冠,聽到劉安此問,一連憤懣道:

  “在下自小就立志報效國家,為國拋頭顱,為民灑熱血,早就看不慣那群豪強所為!”

  說到這里,他臉上閃過淡淡的傲氣,繼續道:“且在下舅父乃五原都尉,量他們也不敢如此大膽!”

  劉安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原來是個還處于中二病時期的豪強子弟。

  此鄉中鄉老和有秩,估計也是與此人一個鼻孔出氣,對其言聽計從,才沒有如其他鄉三老般阿諛奉承本地豪強,阻礙劉安募兵。

  不過此人既然是都尉程則的外甥,對劉安之后的行動大有裨益,不管是說服其他三老不再從中阻撓,還是降服都尉程則,都可以幫得上忙。

  邊郡都尉為朝廷命官,無故不可輕動,能收則收之。

  當然若找理由,劉安肯定也能找到,畢竟沒有一個豪強的身家清白。

  只是程則既是朝廷命官,又是本地豪強,在此處經營多年,有他相助,劉安收編其下士族必事半功倍。

  于是劉安點點頭,大為贊揚了一番此人的思想抱負,聽得這弱冠少年一臉的滿足。

  最后,劉安又問道:“尚不知義士姓名?”

  “回劉縣長,在下孟蘭,字元樸”那少年朝劉安抱拳拱手說道。

  劉安剛剛便已經看過此人屬性面板,知道他的武力值有51點,自然便生出了愛才之心。

  試圖招攬道:“本官有意整治本地豪強,正需孟游徼這般義士相助,不知游徼可愿隨本官共圖大事?”

  “固所愿也,不敢請耳!”孟蘭再次抱拳,欣喜應道。

  劉安大喜,上前握住孟蘭雙手,激動道:“有元樸相助,本官如虎添翼耳!”

  看到孟蘭的相性變為忠誠度,劉安立刻為其使用了死士卡。

  之后劉安將劉備幾人叫來,進入孟蘭家的客堂,關上房門,秘密商議該如何勸說其他鄉的三老。

  起初劉備對于新投劉安的孟蘭還有幾分戒心,在劉安說明孟蘭可信之后,劉備才放心提出建議。

  “以備之意,不如還是假借修建莊園為名募集群眾,三老不敢幫助叔父,所慮之事不外乎叔父與豪強敵對。叔父為朝廷官員,他日升遷必會離去,即便一時壓制豪強,離開之后豪強復燃仍會報復三老。若無法壓制豪強,結果亦然。”

  劉安點了點頭,覺得劉備說的很在理,示意他繼續說。

  “若以修建莊園的名義招募鄉勇,再讓元樸出面,言說程都尉亦同意叔父修建莊園,且與叔父關系匪淺,元樸為程都尉外甥,有他出面有說,必可讓三老信服!”

  劉安又看向孟蘭,問:“元樸以為如何?”

  孟蘭鄭重回道:“蘭自當盡力而為!”

  “除此之外……”劉備接著道:“還可以銀錢鼓勵三老,讓其自愿說服青壯參加應征。”

  劉安聽劉備如此說,心中已猜到劉備要說什么,不過還是道:“具體說說。”

  “可下令讓三老勸說所屬鄉中青壯應征,每帶一人應征,賞十錢,如此其在打消心中顧慮后,必積極游說鄉中青壯應征。”

  見劉備說的果然和自己心中想的一樣,劉安道:

  “好,便如此辦!玄德,午飯過后你安排護衛隊去將九原縣所有鄉老請來此處,今日便要解決此事!”

  “諾!”劉備應道。

  午間孟蘭招待劉安一行人吃了午飯,飯后所有護衛隊便騎馬分散到各鄉,以劉安的名義邀請所有三老來孟蘭家中議事。

  直到傍晚時分,九原縣所有鄉老才全部到達孟蘭家。

  劉安端坐在客堂中,劉備則代替劉安,與眾鄉老將縣長欲建莊園,欲征集鄉勇一事說出。

  并言修建莊園期間,所有鄉勇管飽飯,無需自備飯菜。

  接著,孟蘭出面言其舅令自己跟隨劉縣長做事,同時將程則亦同意劉安招募鄉勇修建莊園一事說出。

  這下不少鄉老便坐不住了。

  他們本欲借阻撓縣長巴結豪強,如今豪強都和縣長穿一條褲子了,那自己等人可就不只是熱臉貼了冷屁股了,還要擔憂縣長處罰他們。

  劉安看到堂下面色各異的三老,并未有任何動作。

  而三老中本就討厭豪強,心向縣長,卻迫于大勢無奈從之的個別人,此時卻面露憂色。

  這任縣長也和豪強勾結到一起了,以后普通百姓的日子怕是更不好過了。

  上任縣長堅決不屈從豪強,百姓的日子剛好過了一點,如今又要回到原點。

  唉!

  他們只是小小的三老,決定不了百姓的命運,只能將無奈吞于腹中。

  劉安注意到堂下幾名面色迥異之人,暗暗記在心中,并對近旁的張飛耳語,讓他去調查那幾人底細。

  接著,劉備又將每鄉鄉老、有秩、游徼皆可勸所屬鄉中青壯應征,每成功讓一名青壯應征,其人賞錢十文之事說出。

  堂下諸位三老,見縣長并未追究自己過錯,還有福利發放,頓時又喜悅不已。

  直到此時,劉安才站出來說道:“事情便是如此,想必諸位具已悉知,明日本官便會派人到各鄉中招募鄉勇,本官期待諸位的表現,莫要讓本官失望!”

  說完,劉安當先走出客堂,其后劉備、張飛、呂布及眾護衛一一跟上。

  來到院子外,劉安牽過自己的馬,待孟蘭出來后,對其囑咐道:

  “元樸,你先留在鄉中,待募兵一事結束再來縣衙。期間有任何情況,都可直接到縣衙找我。”

  “諾!”孟蘭應道。

  之后劉安便帶一行人回了縣衙,第二日,劉備和張飛又開始帶人在鄉間募兵。

  這次募兵便順利了許多,當晚兩人回報劉安,一天下來,在三老的幫助下,共募得鄉勇一百一十人。

  與此同時,劉安城外的莊園也在如火如荼的建設中。

  劉安將庫存中的60公斤細鹽提取出來,拿去和豪強換糧食,以供名下所有人吃食。

  邊郡這些土包子豪強,對劉安拿出的細鹽驚為天物,一個個喜歡的不得了,愿以十石糧換劉安一斤細鹽。

  當然,此處的斤指的漢時的一斤。

  劉安拿出十公斤細鹽,換了四百石糧,其余的則暫時留了下來。

  劉安乃九原縣長,本地豪強即便覬覦劉安手中細鹽,也不敢明面上拿他如何,而且劉安只是拿鹽與他們換糧,嚴格來講,并不算販賣私鹽。

  連續募兵五日,加上之前招募的一百多人,劉備兩人共募得六百零九人,從第三日起,所募鄉勇數量就開始下滑了。

  劉安看過縣衙的記載,九原縣不算隱戶,人口只有不到五千人,募兵六百零九人,基本也快達到九原縣的極限了。

  于是劉安便下令停止了募兵,又從六百零九人中挑出九名身體素質不過關的,湊成六百人,分成三組,每組二百人,交給劉備、張飛、高順三人統領。

  劉安的一百護衛隊,則作為劉安親衛,全都交給了呂布統領。

  這幾日間,劉安并沒有待在縣衙中喝茶看書,而是與城外修建莊園的鄉勇一起勞作,吃飯休息時還會混在鄉勇之間與其共同進餐,態度平和的聊天開玩笑。

  鄉勇起初自然是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喘。

  但他們見縣長大人著實平易近人,也并未如縣中官吏般瞧不起自己,反而平等視之,慢慢的就放下畏懼之心,與劉安有說有笑起來。

  沒了畏懼之后,他們不僅沒有就此不尊重劉安,相反,對于將他們當做人看的劉安更加尊敬,勞作一天回到家后,與家人說起新任縣長,亦滿是夸贊。

  這幾日劉安不僅讓他們吃飽飯,更是每天必有一頓肉菜,這讓淳樸的村民心中甚為感動。

  于是幾天下來,劉安獲得了四百多人的效忠。

  加上之前攢下的貢獻度,以及涿縣莊園近來提供的貢獻度,還有幾點孟蘭仆從提供的,劉安如今共有70點貢獻度。

  而城外的莊園,從抵達九原第二日便開始修建,十天過去,此時已經修建好了一處二進宅院,也只修建了二進宅院。

  此處莊園劉安只是用來解鎖戰時抽獎盤的,無需如涿縣那處般修建的又大又堅固。

  于是停止募兵的第二日,劉安便搬進城外宅院中,一邊假意令六百鄉勇繼續擴建,一邊邀請了一名九原小豪強的族長來莊園中赴宴。

  同時,劉安讓自己的一百護衛隊,團團圍住宅院,未得自己許可,不準放一人進宅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