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97章 苦肉之計
  聽到劉安的大吼,程則及其護衛都愣了一下。

  他們根本想不到,前一刻還愁腸百結的劉安會突然發難。

  而另一邊的呂布三人,則早就在等著劉安的命令,聽到劉安大吼,皆一個箭步,沖向了程則那邊。

  張飛按住程則,呂布一人打翻兩名程則護衛,高順也在瞬間便控制了另一名護衛。

  三人速度極快,雖然程則等人只愣了瞬間便恢復過來,卻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抗,便被拿下了。

  程則怒視劉安:“大膽劉安!汝欲何為?”

  這時,數十名護衛隊之人沖入客堂,拿繩子將程則四人捆了個結實。

  之后劉安讓人將護衛拉去別處,獨留下程則一人。

  高順為人穩重,劉安事先便安排好,讓其逼迫程則低頭。

  張飛和呂布皆魯莽之輩,劉安怕他們手抖一不小心把程則給弄死了。

  程則的外甥孟蘭則不在這里,劉安此時并未給他安排事做,他卻沒有來,許是不敢面對其舅父。

  高順將劍尖抵在程則脖頸間,逼迫其投降。

  不知程則是篤定劉安不敢殺他,還是真的不怕死,即便高順將劍尖刺進程則皮內,流出鮮血,其依舊怒視著劉安,倔強的抿著嘴,不再惡言相向,但也一言不發。

  高順又以其妻兒相逼,言若不投降,將其殺死后,必禍及其全家。

  看到這種情況,程則更加穩定,一臉不屑的望著高順,那表情似乎在說:敢殺你就試試啊!

  劉安也沒想到這程則如此有恃無恐,正不知該如何進行下一步時,大堂外傳來響動。

  劉安疑惑回頭,只見劉備帶著幾人,押著被繩索捆縛的孟蘭走了進來。

  這并不在劉安的計劃中,他朝劉備投去疑惑的眼神,見劉備對自己點了點頭。

  劉安心領神會,心知這應該是劉備在門外聽到客堂內的動靜,急中生智想出的應對之法,便點點頭任劉備發揮。

  孟蘭進入客堂后,哭訴著朝程則大喊:“舅父!舅父你沒事吧?悔不聽舅父之言,才遭今日之劫啊!”

  程則驚訝的看向孟蘭:“元樸,你怎么也……?”

  說到此處,程則轉而明白,劉安為了迫降自己,居然真的不擇手段,不惜以自己的手下,他的外甥來威脅自己。

  想到這里,程則大怒,又開始對劉安破口大罵:“劉安!你不為人子!枉生一副好皮囊,不想卻如此蛇蝎心腸!”

  劉安并不解釋,一臉平靜的任由程則怒罵。

  劉備卻看不下程則侮辱自己叔父,大喝道:“住口!階下之囚,安敢辱我主?我給你十息功夫思考,降……還是不降?十息過后,如若不降,我便砍下你外甥一根手指。待其手指全部砍下,你若還不降……便不要怪我等了!”

  劉安聽到劉備所說,有些緊張,生怕劉備真的砍下孟蘭手指。

  想到劉備并非如此狠毒之人,不可能為了達成目的犧牲同僚的,這才放下心來。

  程則同樣驚駭的目瞪口呆,一臉愕然的看著劉備。

  孟蘭則哭的愈發悲楚起來:“舅父,舅父救我啊!我不想被砍掉手指,我不想死啊!舅父救我……”

  聽著孟蘭的哭喊,程則一臉猶豫,但內心還是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劉安不敢如此做的,他只是虛張聲勢。

  而此時,每隔一息便數一個數的劉備,已經數到了七。

  又過一息,劉備冷冷道:“八!”

  “九!”

  時間降至,押著孟蘭的幾人,其中一人強硬掰開孟蘭手指,露出左手小拇指,將劍柄壓在其手背上,以蠻力固定。

  孟蘭身側兩人,則按住他的身體,縱然孟蘭如何掙扎,卻依舊無法抽回自己的手掌。

  “十!”

  數到十時,劉備猛然抽出腰間佩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劍斬下孟蘭的小拇指。

  “啊!!!!”

  客堂里傳出孟蘭凄厲的痛呼,劉安此時腦袋已經宕機了。

  劉備竟然……真的動手了?

  愕然的瞬間后,劉安反應過來,沖到劉備身前,一把奪下他手中的劍,怒道:“玄德!你……”

  “啊!好痛!”孟蘭更加大聲的喊道,劉安轉頭看向孟蘭,正欲俯身查看其傷口,卻見孟蘭略微濕潤的眼睛里,透出卑微的祈求之色,輕微的朝劉安搖了搖頭。

  劉安沖到劉備身邊后,正好擋在了孟蘭與程則之間,因此孟蘭的舉動,程則看不見。

  只迷惑了片刻,劉安便想通了其間因果。

  這個苦肉計,是孟蘭提出的!

  他怕自己不同意,因此在自己面前連提都未提,而是找了劉備,請其配合他行動。

  只有如此解釋,劉備不符合其性格的行動才說得過去。

  劉安想通之后,眼神復雜的看向孟蘭,張了張嘴,卻什么也說不出。

  他很清楚,自己一旦說了想說的話,那孟蘭的計劃便失敗了,他那一根手指,也將白白失去。

  劉安痛苦的看向孟蘭的斷指處,那里血淋淋的,依舊在往外冒著血。

  他表情呆滯的緩緩舉起劍,聲音干澀的開口道:“你怎么能……先從小拇指開始呢?豈不知……大拇指才是最重要的手指啊!你來數……這次本官……親自來!”

  劉安緩慢而無任何起伏的聲音,落在陷入痛苦之中的程則耳中,卻如同惡魔的低吟。

  他勃然大怒,對著劉安的背影罵道:“劉安!你不得好死!!!”

  另一邊,劉備已經再次開始數數。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隨著數字的增加,背對著程則的劉安一臉痛苦,他不想對再繼續折磨孟蘭。

  如此忠心的手下,誰又能忍心下得去手呢?

  可程則依舊在怒罵著,并未說出愿降的話。

  “九!”

  劉備已經數到了九,此時劉安已經決定了,他不會動手。

  如果孟蘭的一根手指換不了程則投降,再多斬幾根也是同樣結果,何必再忍痛折磨下屬呢?

  大不了真刀真槍的跟程則開戰,自己手下有劉備呂布張飛高順等人,只要能殺掉對方帶頭的,余者皆為烏合之眾。

  “十!”

  劉備數到十,劉安正欲丟下劍去查看孟蘭的傷口,一直怒罵的程則卻忽然大喊:“等等!我降!我降!!莫再傷我外甥!”

  劉安見此,當機立斷,迅速對程則用了一張死士卡,接著不管那邊突然安靜下來的程則,扔掉劍,俯身查看孟蘭的傷口。

  孟蘭見自己舅父還在,劉安就如此舉動,生怕已經降了的舅父再反,忍著劇痛對劉安小聲提醒道:“明公不可……”

  劉安卻不理會孟蘭的提醒,他已經成功給程則用了死士卡,別人不知,但他卻知道程則絕對不會反復。

  揮退所有護衛隊成員,待他們走出客堂后,劉安立刻從倉庫中取了一組醫療箱出來。

  劉安著急為孟蘭包扎傷口,沒有時間一個個去驗證是否所有護衛隊成員皆為死士。

  他麻利的拿出酒精為孟蘭傷口消毒,敷藥。

  劉安給孟蘭傷口撒了許多系統提供的藥粉,眼看著血液外流的速度越來越慢,直到完全止住,才拿繃帶為其細心的包扎好。

  直到此時,劉安才責備的看向孟蘭:“元樸,豈可如此作踐自己啊!”

  孟蘭嘆了口氣:“唉!明公如此作為,豈不前功盡棄?”

  劉安也不解釋,令張飛解開綁住程則的繩索。

  程則脫開束縛,急迫的來到孟蘭身前,看到其傷口已經包扎好,便沒再動,而是痛心疾首的對孟蘭道:

  “元樸,身體發膚受之父母,爾此舉乃大不孝也!”

  孟蘭驚訝的看向程則:“舅父不怪我用苦肉計?”

  “唉!只怪我不早降,害元樸失一指!”被用了死士卡的程則,心態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發生改變。

  孟蘭聽到程則的話,驚喜的看向劉安。

  “舅父已降,望明公饒他性命!”

  劉安這時才明白孟蘭的用意,原來他不止是為了幫助自己收降程則,還擔心自己不守諾言,害了其舅父性命,才設法搭救。

  對此,劉安苦笑道:“我既答應元樸,便定然不會失言,元樸本就不必如此!”

  之后劉安嚴格叮囑在場諸人,今后不可效仿孟蘭,并再三叮嚀孟蘭,以后也不可再如此作踐自己。

  接著劉安便讓孟蘭下去休息,又吩咐下人近幾日給孟蘭多燉些肉煮些雞蛋為其養傷。

  待送走孟蘭后,劉安與堂內眾人一起商議該如何接收程則部曲一事。

  程則手下共有郡兵兩千二百人,程則作為都尉,必須是名義上的統領者。

  劉安的想法是,將劉備四人以程則的名義安插在其中,加上劉安最近招募的鄉勇,合成兩千八百人,每人領七屯。

  劉安的護衛隊則依舊作為劉安親衛,保護劉安安全。

  初步議定后,劉安見天色已晚,便讓程則先回家了。

  讓劉備等人安排好鄉勇住宿問題后,劉安自己也回自己房間休息了。

  思考著今后的計劃,劉安躺在床上慢慢睡去。

  朦朦朧朧突然聽到系統累計招募的提示,劉安本來想不管他接著睡,可提示音一經響起,便持續不斷。

  稍微清醒了點后,劉安猜測這應該是程則的私人家仆所帶來的貢獻度。

  過了不知多久,劉安都快習慣系統提示音,又要迷迷糊糊睡過去的時候,提示音反而停了下來。

  劉安無奈,被系統這么折騰,已經無甚睡意,索性從床上坐起來,邊盤算著下一步計劃,邊打開系統查看。

  劉安粗略算了算,剛剛共有一千四百多人效忠,上午抽戰時抽獎盤透支的100點貢獻度已經自動扣除了,劉安此刻共有46點貢獻度。

  還差4點才能抽十連。

  劉安的死士卡已經快用完了,今天給程則用了之后,就只剩下6張。

  他下一步的計劃,便是對整個五原的豪族動手。

  可從劉安得到的情報來看,整個五原郡,小至稍具規模的家族,大至程則這般的龐然大物,大大小小豪族加起來,足有四十多個。

  劉安若想如同收服呂布和程則這般掌控整個五原的豪族,這6張死士卡明顯是不夠用的。

  看來還得再等等,等貢獻度夠了,再抽一次莊園抽獎盤。

  正好劉備等人接收程則部眾也需要時間,劉安便決定過幾日再對豪強動手。

  都等了那么久了,也不差這幾日。

  第二日,劉安令鄉勇放下武器皮甲,再次回到城外繼續修建莊園。

  他還未完全掌控五原,該做的戲還要接著做。

  另一邊,程則將呂布等人帶到軍營任職,起初他的手下自然是不服的。

  直到四人展現了無與倫比的勇武,才蟄伏軍營中人。

  劉安則再次回到城外宅院中,練字看書,修身習武,深藏功名,一副退休養老的閑散模樣。

  三日后,劉安終于攢夠了50點貢獻度。

  此時他不得不慶幸自己當初‘來者不拒’的政策,才能讓涿縣莊園源源不斷的為自己提供貢獻度。

  雖然很慢,但勝在積少成多。

  聽到系統提示音時,劉安正坐在自家宅院的書房里練字,當即放下毛筆,開啟莊園抽獎盤的十連。

  叮叮叮的聲音過后,劉安此次抽獎的結果便出來了。

  獎品分別為:白糖50公斤,紅薯600公斤,老干媽150罐,壓縮餅干500包,莊園死士卡20張,粗布500匹,土豆600公斤,再接再厲,維生素20瓶,細鹽60公斤。

  看到獎品中包含死士卡,劉安大感幸運的同時,十連獎勵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死士卡。

  于是劉安不再身居庭院,帶了十幾名護衛,立刻騎馬來到城內首相府。

  遞送名刺后,沒多久,劉安便在管家的帶領下見到了太守林方。

  距離兩人上次見面,已經過去半月有余,林方見劉安遲遲未對豪強動手,還以為他也同自己一樣,被豪強限制了。

  如今見劉安滿面春風,舉止之間更顯自信,便知他并不想自己想象的那般無能。

  林方開門見山道:“觀長生胸有成竹,可是準備好對豪強們下手了?”

  劉安自信一笑,頷首道:“萬事俱備,只差林太守一道號令!”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