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98章 五原豪強
  林方一聽大喜,急道:“長生但說無妨!”

  于是劉安壓低聲音,將自己的計劃詳細說給林方聽。

  林方聽到劉安后面說只要迫降豪強首領便可,不由疑惑:“長生不怕彼時豪強反復?”

  “林太守放心,在下自有應對之法。”

  “既如此……”林方略作猶豫后,便點了點頭,解下腰間所系官印,慎重的交給劉安:“此事便全交給長生了,望長生……切莫負我!”

  林方想清楚了,與其任人魚肉,不如賭一把,敗則身死道消,成則衣錦還鄉!

  劉安彎腰,高舉雙手接過林方的太守官印,承諾道:“定不負林太守所望!”

  是日,自首相府發出數十請帖,邀請五原郡五十多稍具規模的家族族長,于第三日夜間至首相府商議今年孝廉名額花落誰家一事。

  舉孝廉是太守的權利和義務,郡太守有責任每年舉薦一名郡中才俊給朝廷,并于每年年末由計吏赴洛陽上記。

  此時才六月,按理還不到時間,且孝廉名額一般都是大家族的,根本輪不到小家族。

  也正是因此,劉安才決定以商議此事為由頭,引誘各族長前來。

  邊郡地廣人稀,從九原出發至五原郡最遠的縣,大概需要一天的時間,邀請帖到后,還需給各地族長留出時間趕來。

  即便如此,三天時間也足夠了。

  劉安派出去的,都是騎著系統快馬的護衛隊成員,用不了一天時間便能抵達各縣。

  此次共邀請了五十六位族長,這些家族,都是程則挑選出來的,家中奴仆數量至少在二百以上的家族。

  劉安不看家族財富,也不看家族影響,他所注重的,就只有家族中奴仆數量。

  一來,收降奴仆數量多的家族族長,能獲得更大的收益。

  二來,沒有人的家族,家產再多,影響再大,也只能蠅營狗茍,利誘他人鬧事,他自己卻翻不起什么大浪。

  而劉安若能將奴仆多的家族都收降了,這些人就不可能靠鉆營利誘策反他手下的死士了。

  不過劉安也沒指望五十六位族長能夠全來,其中必然有擔心此來有詐的惜命之徒派心腹前來,甚至對于太守的詔令干脆理都不理。

  但劉安可以先將來的人收降,之后再讓這些成為死士的人散播有利于自己的消息,到時再邀請一次。

  屆時有本地豪強做內應,那些人必然降低戒心,計劃或能順利推行。

  時間一晃而過,三日間,劉安一邊讓劉備等人加緊訓練士兵,以防不備,一邊暗中控制了九原縣尉,將九原城門的控制權拿在了手里。

  閑暇時間,劉安將計劃仔細推敲了一遍又一遍,檢查其中的漏洞,將不必要的步驟省去,爭取以最穩妥、最和平的方式收降所來族長。

  時間終于來到傍晚,首相府府門大開,門口守衛一一接待所來族長,將其邀請至首相府客堂。

  首相府用來會客的客堂足夠大,只是安置所有族長的話,完全足夠。

  族長所帶隨從,則大部分被留在院外,每人只允許帶一名護衛進入客堂。

  劉安和林方則遲遲沒有露面,兩人正在內堂中下棋打發時間。

  直到天色已深,劉安第三次輸給林方后,劉備來報,夜色已深,能到的都到了,剩下的再等下去也不會來了。

  劉安詢問所到人數,劉備言只有32名族長前來,且都是中小家族族長,那位豪族張家的族長卻是只派了心腹前來。

  此外還有十二人派了心腹前來,余者則毫無動靜,既未親至,亦未派任何人前來。

  劉安點頭,與林方說了一聲,便帶著呂布和劉備步入客堂。

  按照約定,此事完全交給劉安,林方則依舊留在內堂,旁觀劉安作為。

  內堂就在客堂一側,站在門口是可以聽見客堂中的談話的,林方索性搬了胡床安坐門側,靜觀劉安如何說服一眾族長。

  進入課堂中,劉安環視在場諸人。

  而此前還在交頭接耳討論的眾人,見一陌生郎君自內堂走出,皆噤聲好奇的看向劉安。

  他們中大部分人并未見過現任太守林方,但卻知道林方乃是一名二十七八的青年,絕不會像劉安這般年輕,因此具對劉安投來疑惑的目光。

  無視眾人眼中的好奇,劉安氣沉丹田,大聲問道:“哪些人是自家家主派來的,勞煩向前一步。”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此人要做何。

  程則也在劉安堂下,充當劉安此次所邀族長。

  有些之前與程則關系較好的族長,小聲的打探堂上郎君的底細,程則卻只是笑而不語。

  其中也有一些在九原縣衙任職的族長見過劉安,小聲的對左右之人介紹劉安。

  片刻后,那些被自家家主派來的心腹,躊躇片刻后,感覺有家主給自己撐腰,量這年輕郎君不敢拿自己怎樣,便紛紛站了出來。

  劉安數了數,共十三人,與劉備報給自己的訊息對得上,便對門外大喝道:“來人!”

  一陣嘈雜的跑步聲中,自堂外沖進十數名持械帶甲護衛。

  “堂內皆為各族族長,身份尊貴,焉可與這等奴仆同坐?將這些人給我叉出去!”

  護衛們同時動了起來,兩人一組押著這十三人往堂外而去。

  其中張家派來的奴仆,自恃家族實力,掙扎著對劉安破口大罵,被旁邊護衛張了幾個巴掌后,才老老實實的閉嘴。

  其后,劉安讓護衛將客堂大門關閉。

  緊接著,客堂外傳來一陣喊殺及兵器相交的嘈雜聲。

  除了剛剛被押出去的十三人,堂內各族長所帶來的的其他護衛,皆在堂外等候。

  此時堂外傳來廝殺聲,很顯然,自己帶來的人正在院外與人戰斗。

  堂內諸族長見此,既慌亂又憤怒,皆對劉安怒目而視,其中一名中等家族的族長,更是怒而出席對劉安道:

  “黃口小兒,安敢欺我等至斯!林太守何在!程都尉,為何一言不發?”

  后面一句,是對著坐在左側首位的程則說的,只不過程則雖然面色鐵青,做氣氛狀,卻并未回應他的話。

  林方冷淡的看了那人一眼,“拿下此人!”

  隨即,堂下兩名護衛上前,就要拿下那人,其身后護衛自然不會讓自家主人受辱,挺身擋在那人身前。

  劉安看了一眼呂布,呂布會意,箭步上前,迅速拔出腰間佩劍,劍光閃動見,那名護衛血淋淋的頭顱已經滾落堂下。

  前一刻還怒火中燒的族長們,被呂布突然的舉動嚇得噤若寒蟬,而剛剛那名出席的族長,見自己護衛瞬息之間便被人砍下,也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自己成為下一個被砍下頭顱之人。

  護衛順利的將這位族長壓到堂下,縛其手臂于背后,令其跪在堂下。

  片刻后,堂外的廝殺聲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窸窸窣窣托運東西的聲音。

  又過了一會兒,托運東西的聲音也消失,劉備推開客堂大門,帶著張飛步入客堂,對劉安道:

  “明公,已解決所有人。”

  在正式場合,或有外人在的時候,劉備一般都會稱呼劉安為明公,而非更為親近的‘叔父’。

  劉安點了點頭,這才對堂內各族族長自我介紹道:

  “在下劉安,劉長生,想來各位中也有不少人知道,我乃九原縣縣長。不錯,本次邀請各位,并非林太守之意,也不是讓各位來討論今年孝廉給何人的問題。”

  堂下眾人雖然已經猜到自己是被詐來的,卻沒想到劉安居然敢直接承認,更沒想到劉安敢假借林方名義邀請他們。

  以此人狠辣作風來看,林方多半也已經遇害了。

  這是各位族長的想法。

  劉安不理會堂下諸人各異的臉色,從衣服中掏出一張布帛,用手抖開,其上密密麻麻的寫了不少字。

  “在下也不想浪費時間,便直說了。各位只要在這布帛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在下便不會為難各位,放各位安全離去。反之……”

  劉安說著,看了看堂下圓滾滾血淋淋的頭顱,道:“各位應該知道下場是什么。”

  說完,劉安將布帛交給劉備,劉備又放到左側首位的程則案桌上,接著讓人拿來毛筆交給程則。

  程則早知布帛上寫了什么,拿起布帛假裝看了一會兒,便拿著毛筆面色糾結的猶豫起來。

  劉安臉上做出等得不耐煩的模樣,冷臉對程則道:“程都尉,勸你不要不識好歹!”

  坐在程則旁邊的人也看到了布帛的內容,大意便是自愿奉劉安為主,從此之后,以劉安馬首是瞻,終身侍奉劉安等等。

  大概相當于一份賣身契,但上面沒有任何朝廷印章,無劉安的縣長印,更無林方的太守印,嚴格來說,是不具備任何官方約束的。

  所以,只要出了這個門,誰都可以不認賬。

  看了看堂下的死不瞑目的腦袋,此人擔心程則也被砍下腦袋,不由小聲勸道:

  “程都尉,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莫要自誤!”

  程則手下有兩千正規郡兵,他們出去之后若想報復劉安,說不得還要指望程則,他可不希望程則死在這里。

  聽到旁邊之人的勸告,程則無奈的嘆了口氣,拿起筆,在布帛下方的空白處,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程則簽完之后,將毛筆和布帛交給剛剛提醒自己那人。

  那人接過毛筆,攤開布帛,想都沒想便在程則之后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有人帶頭,還是五原排名第二的大族族長,后面的人看完布帛內容后,思路便開闊了許多。

  只要出去后,帶人殺了劉安,燒毀此布帛,那便不存在自己屈辱認主一事。

  除此之外,劉安每看到一人簽字,便丟過去一張死士卡,成為了死士的那人,若見后面簽字的人猶豫不定,還會出言相勸。

  他們怎么也不會想到,前一刻還是同一陣營的族長,簽下名字的那一刻,突然就成了敵人的奸細。

  此前劉安已經讓手下抓來一名關在獄中的識字之人,驗證過逼迫其以字面形式認主能否達成認主的條件。

  驗證過后,劉安才定下了這個計劃。

  而結果也讓劉安很滿意,有程則帶頭,其他不愿認主的族長,便不會過于抗拒。

  而且書面形式能夠看到自己前面都有多少簽了字,單以從眾心理來看,也會消減其一部分抵抗心理。

  別人都簽了,只有你不簽,不殺你還能殺誰?

  兩刻鐘過去,布帛轉了一圈,回到劉安右側首位處,待那人也簽下字,劉安31張死士卡也順利的使用完畢。

  程則作為32位族長之一,早已使用過死士卡,因此不算在內。

  見計劃順利完成,劉安示意各族族長讓自己手下之人退避,又讓人清理堂下尸首后,便與諸人商議下一步計劃。

  劉安的打算是讓這些人回去轉達自己當地的族長,言因上次人數不足,無法決出孝廉之人,林太守準備五日后再次邀請諸位族長,希望各族族長都能賞臉赴邀。

  不過這個計劃有一核心,便是各族族長不能暴露自己已經投靠劉安的事,而且還要親自上門勸那些不愿來的族長赴邀。

  眾人聽完劉安的計劃,都覺可行,紛紛附議。

  事情便如此定下來,之后劉安請各族族長吃了晚飯,又在首相府給眾人安排下榻之處,便回內堂見了太守林方。

  林方對于族長們前后的態度差異十分驚訝,問劉安是如何做到的。

  劉安只能謊稱他們懸崖勒馬,迷途知返。

  林方卻是不信,他懷疑劉安那讓眾人簽字的布帛或許存在貓膩,便以布帛內容辭藻佳美為由,借來一觀。

  劉安已經給族長們用了死士卡,這布帛留著也無用,借給林方倒也無妨,便讓他拿去了。

  只是回到縣衙房內休息時,劉安檢查系統,卻在新進效忠之人的列表里,看到林方的名字,不由為之啞然。

  原來林方借去布帛,卻是想研究一下那布帛有沒有問題?

  而后沒檢查出問題,索性將自己名字也寫上去試了試?

  劉安苦笑不已,暗道:林方絕對想不到,有問題的不是布帛,而是我這個人。

  對于自己挖坑往里跳的林方,劉安自然不會吝嗇一張死士卡。

  將林方也收為死士后,只要接下來的計劃順利,劉安便算是真正的完全掌控了五原郡。

  屆時,不管是休養生息,令百姓安居樂業,還是出兵討伐鮮卑,都將萬眾一心,不存在任何來自內部的阻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