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099章 豪強反擊
  將太守林方收為死士后,劉安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讓其上表,請求朝廷減免五原郡今年的田賦。

  理由則是連年遭鮮卑侵略,百姓家中糧食皆被劫掠一空,整日靠借糧為生,秋收糧食需還糧用,無余糧納賦。

  劉安大概可以想象結果,照劉宏貪財的性子,再有那些不知民間疾苦的宦官從旁進讒言,多半不可能減免五原的田賦。

  即便如此,劉安也依舊要表奏。

  秋收之后收取賦稅之時,劉安再將朝廷的詔令說與民眾,之后再以自己的名義為幫民眾納賦,五原民眾必將歸心。

  劉安甚至連納賦來源都想好了。

  五原豪強家中必有不少積糧,屆時劉安一方面讓豪強免去自家佃戶的佃租,另一方面讓他們拿糧為五原百姓納賦。

  反正這些豪強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們家中財產多數為搜刮民脂民膏而來,劉安此舉,不過是讓他們從哪里搶來的,再還回哪里去而已。

  去洛陽來回至少一個月,劉安安排人去洛陽后,便將此事放到了一邊。

  接下來劉安再次以林方的名義,派人去各大家族中邀請各族長來首相府商議孝廉之事。

  幾日時間匆匆而過,很快來到第五日傍晚。

  和上次一樣,劉安讓劉備統計所來族長數目,夜深之時,劉備來報,除了上次那些派心腹之人前來卻被殺掉的家族,其余族長皆至。

  “哼!”劉安冷哼一聲,這次那幾族未派一人,看來是已經和張家商量好要徹底反抗了。

  上次堂外的廝殺聲中,那幾名各家族所派心腹之人皆死于混戰,其余人或被拿下,或死在混戰中。

  不過此間消息并未透漏,劉安讓之前歸順的族長對手下下了封口令,嚴禁此事傳出。

  所以那幾族族長并不知道此間主事者乃是劉安,也沒有劉安殺了他們心腹的證據。

  而已成為死士的族長眾口一詞,對外宣傳林方太守和善至斯,根本未曾為難他們。

  由此可見,那幾家上次派心腹來的家族,其實一開始就有與林方為敵的打算,只不過先派了心腹來打探消息,心腹既死,便將他們的死亡全都怪在林方頭上,根本不曾思考是否有其他人也在針對他們的可能。

  不過也罷,劉安之后正好拿這些人開刀,震懾那些不具規模的小家族的同時,也能利用他們再抽一次戰時抽獎盤。

  之后劉安來到堂外,如法炮制了上次的迫降行動。

  這次,有了半數以上族長做內應,劉安更加順利的讓所有族長在布帛上簽了字。

  如此一來,劉安便已經將43名族長收為死士。

  第二日,劉安送走各族族長,讓其回家等候下一步指示。

  剛送走各族族長,就接到手下來報,城外十里有疑似鮮卑的軍隊,正往九原城而來。

  之所以說疑似,是因為那些人雖然一副鮮卑人的打扮,卻多是步卒。

  誰都知道,鮮卑多馬。

  他們入侵大漢邊境時,基本人人騎馬,來去如風,除了強大的戰斗力外,鮮卑人的機動力也是擾的大漢不得安寧的原因之一。

  “呵!”劉安冷笑,如此拙劣的計謀,顯然是根本不把朝廷命官放在眼里,只是稍作掩飾用以殺死林方后欺瞞朝廷的手段而已。

  鮮卑會在這青黃不接的時候入侵邊境?來看風景嗎?

  劉安無需多想,便知肯定是昨晚沒來的那些家族。

  昨晚一共十三名族長沒來,其中包括七名小族族長,五名中等家族族長,以及本地最大豪強張家的族長。

  他們應該是沖著五原太守林方來的,劉安主持此間事務的消息并未外傳,不可能是沖著劉安來的。

  不過究竟是想一舉殺死林方,還是單只警告一番,讓林方老實一些,就只能等見到人才能確定了。

  劉安立即安排人去將剛剛離開的族長們全部叫回來,以免被戰亂波及。

  這些族長可都是劉安用了死士卡的死忠,死一個都是巨大的損失。

  報信之人看到敵軍時敵軍距離九原十里,他回來的路上敵軍必然也不會停在原地休息,此時距離九原應該很近了。

  族長們現在出去,多半會遭遇敵人。

  接著劉安立刻叫來劉備等人,讓其召集麾下士卒,準備迎敵。

  劉安自己則帶上護衛隊,以及太守林方,登上城墻,靜待敵軍到來。

  從剛剛來報消息之人那里,劉安已經了解到,敵軍不過千人,這點人以自己目前的兵力,完全不用懼怕。

  不過謹慎行事,劉安還是令人繼續打探消息,隨時報給自己。

  半刻鐘后,劉備等人集結完畢,前來報劉安等候下一步指示。

  劉安令劉備作為指揮,自由發揮。

  于是劉備將隊伍分成三隊,呂布和張飛一隊,于城門前靜待敵軍,待敵軍靠近,不要給敵人喘息時間,直接率軍沖殺。

  他和高順則各率七百人埋伏于兩側,看準機會,一舉擊破對方。

  而此時,敵軍已行至九原城三里外。

  又過了一會,敵軍行至城外兩里時,雙方已經能夠看清楚彼此軍力布置。

  騎馬走在軍隊最前方的張家族長,見敵人兵力竟勝過己方,不由開始打退堂鼓。

  太守林方不可能有如此多兵力的,這肯定是都尉程則手下士兵。

  他怎么也想不到,程則竟然背叛九原豪族,投靠了林方。

  若只是一個孝廉名額便讓程則幫助林方,他是萬萬不會相信的,林方定然還給了程則其他的好處。

  可惡的叛徒!

  張族長暗罵一聲,緩緩將馬停下,對左右兩邊同樣騎著馬的其他族長道:

  “不想堂堂程家家主竟已投靠朝廷,如此我等威嚇林太守之計不攻自破,今敵方勢眾,各位有何想法?”

  旁邊一人聞言應道:“事已至此,唯有拼死一戰!成則我等趁勢控制整個五原,敗則死無葬身之地,僅此而已!”

  另有一人道:“依在下看,不如暫時退去,再圖良計。”

  這人話音剛落,便有七八人附議。

  剛剛主戰那人見此,不屑道:“爾等以為我等還能安全撤離嗎?敵人勢大,一旦我等調轉馬頭準備撤離,對方全力沖殺我等,屆時生死可便由不得你我了!”

  他說完之后,也有三四人附議,不過還是反對的人更多。

  一眾族長意見不統一,張家族長亦舉棋不定,感覺兩邊說的都有理。

  但他也知道一直停在此處不是辦法,此處距離敵人太近,對方隨時可能沖殺過來,于是決定暫時后撤十里,再行商議。

  而另一邊,依靠城墻遮擋埋伏在九原城一側的劉備,遠遠看到對方竟然停在了九原城外,止步不前。

  根據雙方兵力稍作思考,便明白對方可能是怕了,而他撒出去的斥候也回報除了這一支敵軍,對方再無支援。

  于是便不再猶豫,一邊派人快馬加鞭去通知張飛呂布,立刻行動,一邊帶著麾下士卒朝敵軍側翼沖殺過去。

  就在張族長剛剛下令后撤時,便看到遠處塵土飛揚,有一支軍隊朝自己這邊沖了過來。

  眾族長大駭,張族長更是一揚馬鞭,狠狠抽在馬臀上,不顧手下士卒和其他族長,當先逃去。

  城門前,注意到劉備軍動向的呂布和張飛,還沒等到劉備派的人來通知他們行動,便看到停在兩里外的敵軍突然動了起來,似有撤退的意向。

  于是兩人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濃的戰意,旋即各自冷哼一聲,馬鞭一揮,率領麾下士卒朝敵軍沖了過去。

  自開始練兵,劉備等四人便不再每日待在縣衙,而是于軍營之中訓練士卒。

  張飛早就想找呂布比試一番,之前劉安怕張飛被呂布虐的太慘,便攔著兩人沒讓他們過招。

  呂布成為死士后,武力值足足105,而張飛的武力目前卻只有74,兩者差距過于懸殊。

  練兵之時,脫離了劉安視線,張飛又找到呂布要求比試,呂布記得劉安的話,起初是不想和張飛過招的。

  誰知這廝過于猖狂,說話又難聽,最后呂布被激的大怒,便好生教訓了張飛一番。

  自那之后,兩人便互看對方不順眼。

  張飛更是以此為借口,頻繁找呂布的事,每每都要被呂布狂虐一番,但張飛就是不長記性,當然也有可能是樂此不疲,每天不和呂布打一架就渾身不舒服。

  如此才造成了兩人目前的狀態,互相敵視,卻又彼此尊敬,張飛驚訝于呂布武藝之高,呂布雖然對張飛如狗皮膏藥般每日纏著自己不勝煩躁,但卻不得不承認,此人甚是抗打。

  不管上次被揍的有多狠,轉天又無事般的貼上來找打。

  此戰張飛也是鉚足了勁,打架打不過,殺人一定要比那廝殺的多。

  于是張飛挺著長槍,甩下身后士卒,馬鞭一下下的抽在馬臀上,當先朝敵軍沖去。

  呂布見此,亦不甘落后,同樣甩下士卒,策馬跟上。

  四人所騎均為系統出品的優良戰馬,速度比普通馬匹快了不少。

  須臾功夫,兩人便追上了敵軍的尾巴。

  張飛提槍一下貫穿眼前一人的胸膛,借助馬的沖勢,又將前方攔路的一人踏死。

  呂布手中揮舞的乃是一柄長矛,他沖到敵軍中后,手中長矛畫了個不規則的圓圈,便正好將周身一圈敵軍的脖頸全部劃破。

  敵軍雖人手一把武器,卻鮮少有人著甲,著能夠護住脖頸的甲胄者更是鳳毛麟角。

  兩人在敵軍陣中一陣廝殺,不一會兒便收割了幾十條人命。

  而此時高順,也率手下士卒沖出,正向這邊趕來。

  張飛呂布兩人殺了一陣,赫然發現自己周圍竟已無站著的敵軍。

  附近敵軍驚駭于兩人神武,自己又沒馬,顯然跑不過兩人,為了活命干脆放棄抵抗,丟下兵器跪地求饒。

  兩人頓覺無趣,將這些人丟給后續趕來的麾下士卒,再次沖上前去。

  這次兩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隊伍最前方那幾名騎著高頭大馬之人,那幾人一看便知身份不同尋常,將其拿下或殺掉,才能彰顯自己的勇武。

  劉備第一個行動,卻因為距離太遠,此時剛剛追上敵軍的尾巴。

  一與對方接觸,劉備便高聲大呼:“降者不殺!降者不殺!爾等首領已獨自逃命,還不快放下武器投降!”

  連續喊了好幾遍,終于有人放下武器跪地求饒。

  他們家主確實已經自己逃命去了,而官軍兵眾,大勢已去,沒有必要苦苦支撐,徒然丟了性命。

  另一邊,呂布張飛兩人繞開前頭逃命的敵軍,直取已經與己方拉開一里路程的幾位族長。

  利用戰馬的速度優勢,一刻鐘后,兩人追上只帶了少數同樣騎馬護衛的族長。

  一經接近,兩人片刻間便斬殺了五六名護衛,一眾族長聽到后方傳來的馬蹄聲便讓護衛前去抵擋,并一邊亡命奔逃,一邊回頭注意著身后動向。

  眼見來者輕而易舉便將自己重視的勇士殺掉,頓時大駭,忙令所有人前去阻攔,自己則更加不顧一切的逃亡。

  幾名族長只帶了十幾名護衛,沒一會兒功夫,便被呂布兩人殺光,兩人再一次策馬朝前追去。

  張家族長此時不過逃出數百米,對方馬速又比自己快,眼見對方越追越近,只剩不到百米的時候,他當機立斷,下馬跪地,以卑微姿態請降。

  其余族長也知,再逃下去也免不了一死,于是和張家族長一樣,紛紛下馬請降。

  呂布兩人趕至眾人身前,見幾人竟跟個龜孫一般跪在地上求饒,頓覺無趣至極。

  他們早被劉安下過命令,任何情況下,未經允許不可殺降,只能收繳了幾人手中武器,又將幾人馬匹牽至一旁,邊看守著幾人防止他們逃跑,邊等待后續部隊前來接受俘虜。

  在原地無聊的等了兩刻鐘,張飛等的不耐煩,將火氣全撒在了幾位族長上,每個族長身上至少有十處被張飛鞭打出的傷痕。

  他們何時受過這種氣,但面對兩人,卻既不敢怒也不敢言,生怕兩個殺神一言不合就殺了自己。

  直到后面劉備帶人前來綁了幾名族長,往九原城押解,呂布張飛二人率先離開,族長們才松了口氣。

  劉備雖然綁了他們,卻未加任何刑罰,經歷了張飛折磨的眾族長,頓時甚至感覺劉備真乃仁義之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