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103章 天降隕石
  那名年齡最大的鐵匠對劉安道:“依小人看,此處多半是一座金山,其下或有更多金石。”

  劉安也意識到了這個可能性,心下大喜之余,立刻對在場眾人下了封口令。

  跟來的都是劉安死士,劉安下達命令后,他們絕不會泄露此處的秘密。

  發現金山,另有所圖的劉安自然不會上報朝廷,他準備偷偷挖掘冶煉,用來壯大自身。

  此山已非呂布產業,但卻是無主之地,劉安作為九原縣長,是有權利處置無主之地的。

  接著,劉安又讓呂布派人封鎖此處,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入。

  同時派了幾名護衛,回縣城取來開鑿工具,大規模探尋金礦。

  及至午時,護衛已經確定山體中蘊含大量金礦,劉安緊接著讓人去通知劉備,帶一隊人來此處搭建房屋,建設冶煉設備。

  如此,已經挖掘出來的隕石,也不用費力運回九原了,待冶煉設備建好,就地冶煉便可。

  劉安叫來那名年齡最大的鐵匠,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縣尊,小人付招。”

  “嗯,付招,此處所有和鐵匠相關事物,全由你負責。遇到無法解決的事,便去找劉司馬。”

  劉司馬便是劉備。

  如今劉備四人每人統率近九百人,規制已超過軍司馬。

  按規定,軍中每四百人為一部,設一軍司馬。

  但地方軍司馬已經是程則能夠單獨任命的最高職位,其上便是統五部軍的校尉,職位和程則的都尉等同,他是不能自行任命的。

  劉安便只能讓程則將劉備四人任命為軍司馬。

  付招應下后,劉安又對劉備道:“玄德,此間事物由你全權負責,有特殊情況另外報我。”

  劉安最信得過的,還是劉備,畢竟劉備沉穩,綜合能力亦是劉安手下中最為出眾的。

  “諾!”

  隨后劉安又對呂布吩咐道:“奉先,待此間建筑全部建完,防守之事便交給玄德,你將手下分散出去,探尋附近所有大山,看能否再有其他發現。”

  劉安懷疑,陰山眾多山體之中,還藏著其他貴重金屬。

  “諾!”呂布聽自己終于能帶兵出去浪了,心中暗喜,面上卻不敢表現出來,,生怕劉安又把這等好差事給他收回去。

  將事情安排下去后,劉安便回了縣衙,準備繼續研讀蔡琰送來的書。

  剛回到縣衙書房,下人就來通知劉安,張遼求見,已在客堂等了半天了。

  自收服五原眾豪強以來,城外莊園草草完工正在當時在建的畜棚,其后停了下來。

  無事可做的張遼被劉安打發到軍中,跟著幾位兄長學習武藝練兵等,今天特意過來,劉安猜測,許是等了太久沒見劉安對胡人有所行動,迫不及待了。

  將張遼招來,劉安果然看到張遼神色不是很好看,似乎憋著一股氣。

  “怎么?小郎君已等不及了?”劉安笑著調侃張遼,雖然他實際上也不過比張遼才大兩歲而已,卻比張遼成熟穩重了許多。

  “不敢相瞞,在下父親便是死在胡人手中,殺父之仇,焉能久等?”對于劉安的調笑,張遼不為所動,神色肅穆如初。

  “唔……竟還有這等事。”劉安第一次聽張遼說起此事,當下也收起玩笑心態,拉著張遼坐在席上,沉吟道:“張郎君以為,吾等與胡人大軍交戰,有幾成勝算?”

  張遼似乎并未思考過這個問題,聽完劉安話后,陷入了沉思。

  良久,才臉色難看的道:“怕是……無一成勝算。”

  “既然如此,張郎君可了解我為何一直未提起此事了?”

  “如此,縣長當初又為何言欲北擊胡人?”張遼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言語間不由帶上了一絲怨氣。

  劉安直視張遼,語重心長的道:“我欲訓練騎兵,在邊界處與小股敵人作戰,鮮卑游牧民族,不會大規模聚集在一處,我軍有呂布張飛等悍將,與賊軍小股部隊接戰,必可大敗敵軍。敵人若聚眾來犯,我等便據城而守。鮮卑不善攻城,久攻不下,必然退走。待其回撤,我再與對方小股部隊作戰。以戰養戰,壯大自身,等待良機,擊潰鮮卑。只是目下缺馬,此事卻需再等一等。”

  劉安在等下一次戰時抽獎盤開啟,秋收之后,鮮卑必會南下劫掠,他已經想好了對策。

  那時戰時抽獎盤開啟,他便可利用攢下來的貢獻度抽取多次十連,至少能得到千匹以上系統戰馬。

  軍營中馬術的訓練也一直未曾松懈,屆時他便可將馬術精湛者挑出,配備系統的戰馬,以速度優勢,遛著鮮卑人打。

  張遼想起自己這段時間在軍營中,每日都有人輪流練習馬術,再加上劉安給出了具體的針對鮮卑策略,心知自己誤會了劉安,一臉愧色的離席,對劉安拜道:

  “在下被仇恨蒙蔽,有失考慮,請縣尊處置。”

  劉安神色一緩,拉起張遼,和聲道:“此事是我考慮不周,沒有顧及張郎君感受,張郎君何罪之有?”

  拉著張遼入座,劉安拿了一卷書簡,遞到張遼身前道:“此乃《尉繚子》篇幅之一,這段時間張郎君便與我一起研讀兵書吧。張郎君自幼飽讀兵書,我有不懂的問題,也方便請教張郎君。”

  《尉繚子》乃是戰國時期為秦王嬴政統一六國立下汗馬功勞的兵事大家尉繚所著。

  此書張遼早有耳聞,但一直未有機會拜讀,此時聽聞眼前書卷所載乃《尉繚子》篇幅,頓時大感興趣,打開竹簡,開始研讀。

  劉安見此,也穩下心來,翻開昨日所讀篇幅繼續看。

  只是看了不到一刻鐘,系統突然傳來莊園遭遇危機的提示音,劉安便再無研讀的心思。

  他現在有兩處莊園,根據系統這道提示音,完全判斷不出究竟是哪處遭遇危機。

  當下劉安派出數十名護衛分散至九原各個方向,出城探索有無敵情。

  同時派人傳令張飛高順,隨時準備迎敵。

  機會難得,劉安安排好后,便回了自己房間,利用戰時抽獎盤開啟的這段時間,將貢獻度換成戰略物資。

  截止目前,劉安共有806點貢獻度,系統還能透支100點貢獻度,也就是說,劉安一共可以抽十八次十連。

  回到房間后,劉安迅速呼叫系統,進行十八次戰時抽獎盤的十連。

  一刻鐘后,伴隨著叮叮聲響的消失,劉安此次抽獎完畢。

  所得共計為:

  皮甲100副*12,珠光鱗甲10副*10,金鑾戰甲2副*9,長矛100柄*11,大盾100面*9,佩刀100把*11,佩劍100把*10,連弩100副*12,弓箭100副*10,中型拋車10架*9,攻城塔兩座*10,戰馬50匹*12,馬甲50副*11,馬具50副*9,水稻500公斤12,醫療箱20個*12,再接再厲*11。

  其中十連獎勵劉安選了十二次戰馬,六次皮甲。

  他之前去軍營看過了,軍中的制式皮甲質量比不上系統的皮甲,若條件允許,劉安會給麾下所有兵士全部裝備系統皮甲。

  抽完獎,劉安來不及細看獎品,便走出房間,站在縣衙門口等待消息。

  與此同時,劉安也一直在注意戰時抽獎盤有沒有關閉,以及系統中效忠之人的最后一個序號,以便及時發現有無人傷亡,以及戰斗的結束時間。

  兩刻鐘,手下護衛來報,九原城附近并未發現敵情。

  而此時,劉安系統收納的效忠之人,已經少了二十多個。

  但城外卻毫無動靜,而且距離系統起初提示的30分鐘,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看來并非九原這邊,危機發生在涿縣。

  距離太遠,劉安鞭長莫及,只能派了幾人去往涿縣,查看情況,并囑咐幾人帶十幾只長大的信鴿來五原。

  另一邊,劉安傳令張飛高順,放下警備,繼續各行其事。

  直到這時,戰時抽獎盤終于悄無聲息的關閉,劉安檢查損失,發現效忠之人共少了三十六人。

  也不知道家那邊究竟經歷了什么,母親是否安好。

  不過母親已經搬進城里,而系統提示的是莊園遭遇危機,想來母親應該并無危險。

  劉安打開系統檢查庫存,剛剛抽到六百戰馬,十連又贈了六百,加上軍營中的二百戰馬,劉安一共有一千四百系統出品的戰馬,已經可以組建兩支騎兵了。

  連弩加上之前取出來的,一共有一千五百副,長矛則一共一千四百,皮甲加上十連獎品光這次抽獎就獲得一千六百副。

  劉安準備給所有騎兵每人配備一副皮甲,一副連弩,一柄長矛。

  面對鮮卑軍,以游擊為主,用連弩射殺敵軍,萬一兩軍接戰,便用長矛的距離優勢給予對方重擊。

  胡人多數為馬上作戰,常備弓箭,但近戰交兵卻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馬刀,直到魏晉之后馬槊進入北方游牧民族視線,才取代了馬刀等短兵。

  自那以后,馬槊取代長矛,成為馬戰王者,對許多金屬鎧甲,都能做到一擊而破。

  當然,這些并非劉安所知的,他只是通過軍中與鮮卑交戰過的軍卒口述,了解到了鮮卑人的作戰方式。

  想到就做,劉安找了幾間空房,將庫存中的長矛,皮甲,連弩,弓箭,佩劍,佩刀,珠光鱗甲,醫療箱全部提取了出來。

  除了珠珠光鱗甲和醫療箱,劉安全部讓張飛帶人搬到了軍械庫中,并讓他在搬運晚后,帶領手下之人,每人領取長矛、皮甲、連弩各一。

  劉備和呂布幾人麾下兵卒全都在北部山區里,高順的人則都在休息,劉安便暫時只讓張飛所部領了裝備。

  待所有物資搬運完,天色已經很晚,劉安便下令明日再來領取裝備。

  第二日下午,劉安讓領完裝備的張飛部隊在縣衙外等待,自己則進了縣衙中的飼養棚,提取了一組戰馬和馬具出來。

  縣衙的飼養棚,放下五十匹戰馬還是綽綽有余的。

  之后劉安到縣衙外,讓張飛帶五十人跟上來。

  每人領了一匹戰馬后,又在出口處,領取一份馬具。

  待所有人牽了馬離開,劉安繼續提取戰馬和馬具,如此來來回回十余次,到張飛麾下九百人全都領到戰馬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第三日,正好距離高順回來已經過了三日,劉安叫來休假結束的高順,和昨日一樣,將庫存中剩下的三百戰馬也提取出來。

  馬具只有四百五十副,除了張飛所部前四百五十人,其他人是沒有的。

  不過馬具本來就只是輔助練習的工具,所有不會騎馬的人都可以輪流借馬具練習。

  加上之前的一百副,軍中共有五百五十副馬具,劉安讓張飛軍中帶領一千四百人練習馬術,高順則統率其余人練兵。

  不過在兩方開始練習之前,劉安親自來到軍中,挑選了三百名武力值較低者,帶回縣衙,教授使用醫療箱的方法。

  這三百人,劉安便準備往醫療兵的方向培育了。

  不過酒精紗布等畢竟是消耗品,劉安將作用告訴他們后,就讓他們拿其他可替代物品,兩人一組互相練習了。

  其后,劉安將一百副珠光鱗甲全部發放給了自己一百親衛,不在九原城的,則讓其上級待其回歸轉交。

  劉安命令諸人,戰事期間,著此甲保護自己,其他時間,可無需著甲。

  發生戰事時,他自己也會穿珠光鱗甲,那樣一旦戰事不利,便可混入親衛中,敵人無法憑借衣著判斷哪個是劉安。

  除了保護親衛的安全,也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

  三四天過去,劉安又去了一趟北部山區,查看房屋等建筑的搭建進度,見依舊未建設完畢,便又去了鐵匠那邊。

  此時眾人已經找到一處方便開采金礦的地方,這幾日間,一眾鐵匠開采了部分金礦,暫時放在一邊,只等冶煉設備建好,便可開始冶金。

  劉安放下心來,回到縣衙書房,繼續和張遼研讀兵書。

  又過了幾日,劉安接到劉備的消息,房屋等皆已建設完畢。

  于是劉安第一時間趕到北部山區中,此時一眾鐵匠已將隕石做過處理,正準備進行冶煉。

  在這些和鐵打了一輩子交道的鐵匠心中,這普通人終生都不見得能看到一次的稀奇巨石,比那些明燦燦的金更有研究價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