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119章 離開五原
  任命宣讀完畢后,黃門侍郎將印綬一一交給在場諸人,并回收諸人手中原有的印綬。

  至于未在場的呂布和張飛,則暫時交給了新任九原太守程則,讓其代為轉交。

  隨后林方帶諸人招待了黃門侍郎,夜宴之后在首相府為其安排了上好的住處。

  晚宴一結束結束,劉安就立刻派人火速召回呂布。

  黃門侍郎只在九原待了一天,第二日一早便帶人返回了洛陽。

  當日傍晚時分,呂布趕回九原。

  劉安立刻召集手下諸人,就朝廷的任命展開協商討論。

  呂布勇武冠絕天下,劉安是不希望他離開自己身邊太遠的,有他在,劉安感覺充滿了安全感。

  至少不用擔心戰場上被人單殺,而劉備,劉安也不太放心他一人前往新昌。

  新到任的縣令,免不了要與當地世家豪強爭權奪利,劉備一人,劉安擔心他應付不來。

  他的想法是,讓呂布和張飛辭去朝廷所任官職,改任涿縣縣尉和新昌縣縣尉。

  此外,劉安還準備讓林方舉孟蘭為孝廉,同時拿下九原縣丞一職。

  高順畢竟是個武將,劉安走后,需要有個人輔佐他治理九原。

  孟蘭的忠心毋庸置疑,頭腦和應變能力亦不錯,作為高順的輔助再合適不過。

  而且劉安始終感覺對其有愧,正好借此機會提拔他。

  客堂內,劉安將自己的想法說給諸人,詢問他們的意見。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將實現聚焦在呂布身上。

  劉安也看向呂布,此事主要看呂布和張飛的意見,北宮衛士令乃是六百石的京官,縣尉則只是四百石的地方官,兩者孰好孰壞,眾人心中都清楚。

  所以就看呂布是更看重前程,還是更想追隨劉安左右。

  有死士卡的加成,劉安基本可以猜到結果,但他尊重呂布的意見,希望他能自己做出選擇。

  呂布沉吟片刻,單膝跪地“任憑明公差遣。”劉安忙上前扶起呂布“奉先之心,吾以得見,諸位意下如何。”

  堂上議論紛紛,不消片刻,劉備上前拱手“叔父高見,翼德之意,需他歸后我細問一下,望叔父見諒。但備有些擔心,朝廷任奉先翼德為北宮衛士令和羽林右監二職是看上兩人的勇武,如若推脫讓其跟隨我叔侄二人,怕朝廷不允,望叔父提前做好打算。”說罷劉備便拱手回位。

  劉安坐在主位細細思考劉備的提議,確實朝堂主公希望勇武之人在京城任職是有對大漢穩定的考量但這二人一走誰又能壓住周遭的豺狼一旦躍起沒有猛虎鉗制怕又會有悲劇發生。劉安正思索著應當如何解決此事時,林方也表明他會統計郡中詳情和為孟蘭舉孝廉。

  劉安聽后微微頷首示意。而林方又說:“明公可是在思索奉先翼德二人之事?”

  “正是,吾思索良久但都恐不行,也會浪費海量的時間,怎么守矩兄可有高見。”

  “不敢有高見,只是當今天子近內臣,不若?”林方微笑言語。

  劉備聽到此言微微皺眉,他也清楚賄賂宦官能迅速得到結果,但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朝廷如今的局面和宦官是脫不了關系,而且一和宦官沾上關系那世家大族怕是會群起而攻之。

  “太守此話不失為一策,但若是被他人知曉叔父和宦官有勾連,豈不是讓叔父被天下人讀書人所取笑,日后叔父該如何是好。”劉備看劉安有所意動趕忙起身提醒。

  林方也皺眉說到:“明公,玄德言之有理,為明公之名考慮應當謹言慎行,是在下唐突了。”

  劉安只是哈哈一笑示意劉備坐下后才緩緩開口“諸位莫要擔心,吾自由安排,無需多言,守矩兄為我準備好賄賂所需要的錢兩布匹,到時候選兩個心腹送進洛陽自有人去接手。玄德之前勸我免田賦,朝廷把我遷為涿縣縣令是不是擔心我做大?”

  “叔父高見,備之前便覺以軍功換田賦可為叔父博得名聲,沒想到朝廷擔心叔父做大便將叔父調離五原。”

  “朝廷之意奈何?”劉安詢問諸人。

  劉備再次答道:“朝廷之意在于安穩,遷叔父之位是穩一方,允叔父之言是安叔父之心。”

  “玄德高才啊,如此吾便放心了。諸位也是多日不見,今日當痛飲一番,來人備酒席以慰眾人。”

  當日便在劉安居所杯影交錯,賓主俱歡。傍晚一只鴿子也從劉安居所飛出。

  隨后幾日劉安便開始準備起來前往涿縣的行李,再有就是要安排私兵的去處,如林方劉備等人都要帶人前去,不然路上安全不得保障,再有就是到那之后縣令的兵比世家的兵還少就搞笑了,軍功晉升之人竟不如世家私兵兵多,那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如今也臨近年關,劉安便想回村子里看看鄉親和他的母親。

  張飛回到五原后也希望跟著劉備一塊去赴任,不愿去那個人生地不熟的京城。也就在張飛回來不久,宮里面的內臣帶著新旨意重回五原,允許了呂布和張飛的卸任和人命。朝堂之上因為這事吵得多么不可開交就不是遠在五原的劉安等人能知曉的了。

  張飛也是和劉備先劉安一步返回涿縣,他們兩人不日就要上任新昌了,也帶去了七十親衛,一百私兵。臨走之前劉安為他們二人送行,送行宴上,劉安拍著張飛的肩膀囑托他好好護著劉備,也讓他少喝寫酒,以免喝酒誤事。看著即將分別的劉備,劉安衣袖掩面暗自落淚,雖說有飛鴿傳書但這一別可就不知何時才能相見,那真是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叔侄兩人揮淚作別。

  望著遠去的行伍,劉安心情復雜,或許這就是血脈的紐帶吧。他也要準備出發了,不過目標不是涿縣而是涼州,他要親自帶隊護衛林方上任,當然只是為了林方他也不需要繞這么遠的路,畢竟這個路程可以說得上是橫跨大漢了,他這番前去涼州是想去見見涼州的謀士,毒士賈詡賈文和,和李儒李文優。這兩人的智略皆是上上,如果能求得一人,對自己以后的發展有極大的好處。畢竟曹操的成功離不開荀攸荀彧郭嘉等一眾謀士的幫襯,劉備的成功也離不開諸葛亮的出山和法正的謀劃,孫家三代人也是靠周瑜才在江東站穩了腳跟。

  一個謀士在亂世的作用你是無法想象有多么巨大的,有一個出色的謀士可勝十萬大軍和諸多猛將。而劉安如今麾下有呂布,張飛之勇武,高順等人的領軍,唯獨少了一個能把控走向的謀士,所以劉安決定哪怕橫渡大漢,甚至有可能連年也過不上也要去涼州見上賈文和和李文優一面,只能希望李文優和賈文和還沒有被董卓那個丘八收去吧。

  而且賈文和和李文優兩人也是最適合自己的謀士了一人是為了能活下去,另一人則是希望自己能改變天下寒門的現狀。賈文和擅長急智,不說他多次脫身亂軍,和勸著張繡一次看了曹老板的兒子和護衛一次直接投降。就說他被李傕和郭汜拿刀逼著都能立馬說出來反攻長安的謀劃,這份急智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而李文優也是一絕,他前期輔佐董卓安定涼州,中期進洛陽謀劃廢帝改革,后期甚至都有能穩坐關中的規劃據守一方。這種謀劃和穩定能力也是三國能排到前幾的存在。

  而當林方知道劉安要親自護送自己的時候,也是感動至極。兩人在出發前一晚秉燭夜談,劉安握著林方的手說:“守矩兄,涼州之環境比并州更加惡劣,羌漢混雜民風彪悍,動輒叛亂不服王化,之后就要分離望兄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林方聽到此話也是感慨至極,衣袖掩面偷偷落淚。

  第二日,兩人騎著兩匹寶馬,帶著親衛私兵朝著涼州方向離去。正走到城門口,就看見烏泱泱的百姓堵住了城門口,幾位老者在前,一看到劉安的隊伍,烏泱泱的貴了下去。

  “大人不能走啊。”

  “大人留下來吧。”

  百姓開口閉口都是對劉安的挽留之言,幾位老者更是上前說到:“大人,五原縣地處偏僻之地,大人沒來之前,我等漢人備受欺辱,如今大人來了,大敗他人,才讓我等安居樂業,如今大人要走,這可讓小老兒如何是好啊!”

  “是啊,大人,大人走了誰還能為我們做主啊!”

  “大人不要走啊!”

  劉安看著這烏泱泱跪著的百姓一時有些頭疼,他也是第一次遇見這種情況,這些人是漢人也不能驅趕他們。林方衣袖掩面小聲對劉安說:“依為兄所看,今日賢弟不下馬勸諫百姓一番我等怕是出不了縣城了。”

  劉安看著這種情況也只能下馬勸慰百姓,他一下馬,這些老者一個接一個跪在他面前懇求他別走。

  “靜一靜!靜一靜!”劉安只得一邊大喊一邊扶著這些老者起身。

  喧囂的場面安靜下來。劉安站在百姓面前深吸一口氣。

  “鄉親們,起身吧,起身吧。你們既然認可我這個縣令,那就起身吧諸位。”

  劉安話語剛落就看見這跪著的人群稀稀拉拉的站了起來。

  “諸位,我來五原縣不敢說是為諸位帶來的好日子,我只是為天子戍邊壽民,為大漢鎮守邊疆,今日我為諸位做的是一個大漢官員應當做的。我知道鄉親們都很愛戴在下,但如今天子有令,天子認為五原治理已然井井有條,天子希望我能守民,因而遷我為涿縣縣令,這是為了大漢考慮,諸位今日之舉和那些只為自己私利便悍然侵我大漢的賊人又有何區別呢。諸位今日之舉是對我在任功績的稱贊,但諸位的明日不是只靠我一人就能完成的,那是需要諸位自己挺身而出親手去做才能完成的。今天子免田賦三年,諸位如今之時不準備耕作,反而在這,豈不是辜負我的一番心意,也辜負了天子的一番心意嗎?散去吧鄉親們,散去吧鄉親,望我重回五原之時,此地更加美好。散去吧,散去吧。”

  聽著劉安的話語百姓們一時羞愧自己的如今的所作所為,一時又希望以后大人來時能更好。順著劉安話語的落下百姓們也讓開了一條道路,但一個接一個的包裹卻遞向了劉安。

  “帶著吧大人,路途遙遠。”

  “帶上吧大人。”

  就這樣在百姓的相送下劉安走出了五原縣的管轄范圍。

  喧囂的場面安靜下來。劉安站在百姓面前深吸一口氣。

  “鄉親們,起身吧,起身吧。你們既然認可我這個縣令,那就起身吧諸位。”

  劉安話語剛落就看見這跪著的人群稀稀拉拉的站了起來。

  “諸位,我來五原縣不敢說是為諸位帶來的好日子,我只是為天子戍邊壽民,為大漢鎮守邊疆,今日我為諸位做的是一個大漢官員應當做的。我知道鄉親們都很愛戴在下,但如今天子有令,天子認為五原治理已然井井有條,天子希望我能守民,因而遷我為涿縣縣令,這是為了大漢考慮,諸位今日之舉和那些只為自己私利便悍然侵我大漢的賊人又有何區別呢。諸位今日之舉是對我在任功績的稱贊,但諸位的明日不是只靠我一人就能完成的,那是需要諸位自己挺身而出親手去做才能完成的。今天子免田賦三年,諸位如今之時不準備耕作,反而在這,豈不是辜負我的一番心意,也辜負了天子的一番心意嗎?散去吧鄉親們,散去吧鄉親,望我重回五原之時,此地更加美好。散去吧,散去吧。”

  聽著劉安的話語百姓們一時羞愧自己的如今的所作所為,一時又希望以后大人來時能更好。順著劉安話語的落下百姓們也讓開了一條道路,但一個接一個的包裹卻遞向了劉安。

  “帶著吧大人,路途遙遠。”

  “帶上吧大人。”

  就這樣在百姓的相送下劉安走出了五原縣的管轄范圍。

  沒碼完,稍等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