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三國從獲得第一畝田開始 > 第123章 回到涿縣
  午飯后劉安繼續跟賈詡講述系統出產的各種物品,為了徹底將自己的底牌展示給賈詡,劉安給賈詡描述得異常細致、全面。

  賈詡的學識和智慧令劉安嘆服不已,與之交流,在將自己所知告知對方的同時,劉安亦從賈詡的只言片語中獲益良多。

  在將系統的各種介紹大致說給賈詡后,劉安又結合自己前世所知,與賈詡展開了討論。

  比如應如何普及紅薯土豆等作物,何時普及,如何高效率利用信鴿戰馬戰犬之類的動物等等。

  以致于兩人沒有注意時間,一直聊到了傍晚時分。

  直到呂布實在等不及,前來詢問何時啟程,兩人才反應過來時間已經如此晚了。

  日頭西斜,已至黃昏,今日顯然是不能啟程了。

  劉安索性便傳令明日一早啟程,之后劉安留在賈詡家中,與其共進晚餐,飯后對飲小酌,直至晚間抵足而眠,兩人一直在聊著有關神物、今后發展等相關事宜。

  第二日一早,劉安帶著呂布賈詡及余下的親衛私兵啟程,返回涿縣。

  臘月中旬的天氣,愈發寒冷。

  尤其劉安一行騎馬而行,冷冽的寒風刺面,刮得臉生疼。

  劉安怕賈詡身子弱,特意給他多買了件皮大衣,為其御寒。

  賈詡武力并不算低,至少比普通人要強許多。

  不過對于劉安的關懷,他還是很感動的。

  此行去往涿縣,賈詡心中充滿了期待。

  他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劉安口中那些神物究竟都是些什么樣子,紅薯又是如何做到畝產八十石的。

  東漢的文人,并不像后世那般十指不沾陽春水。

  相反,其中相當一部分,不僅通曉天文地理,軍事戰略,上馬能御敵,下馬能做賦,甚至對于民生、耕田、工藝等等都略有研究。

  只不過有的人精通耕田,有的研究方向卻是工藝。

  而像賈詡這類偏向智謀的務實類文人,大部分對耕田都是有研究的。

  最典型的便是那些得罪了宦官或皇帝的名士,被罷官后接著便到某某地方過起了田園生活。

  正是因為了解耕田事宜,賈詡才更清楚畝產八十石有多么驚人!

  不說其他神物,單只憑這畝產八十石的紅薯,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再給他一個可堪輔佐的明公,他便有信心三興大漢!

  原本只是因劉安神異突然全心全意忠于劉安,卻對其不甚看好的賈詡,在經過昨日與劉安暢談后,也對未來有了信心。

  而劉安見識不凡,談吐不俗,不執著門第,不傾慕士族,不輕視百姓,不因功倨傲等優秀品質亦令賈詡折服不已。

  拋開劉安神異帶來的效果不談,賈詡若是提前知曉劉安秉性及他所依仗的神物,亦有很大可能選擇劉安作為自己的明公。

  良禽擇木而棲,良臣擇主而事。

  在賈詡看來,劉安正是他苦等的明主。

  返回涿縣的路上,晚間休息之時,劉安偶爾也會選擇與賈詡同居一室,睡前暢談一番。

  只不過對于劉安期待的未來發展計劃,賈詡遲遲沒有給出。

  他需要親自看過那些神物之后,才能給出確定的籌劃。

  畢竟劉安已經說過,在賈詡來之前,他麾下無專門出謀劃策的謀士。

  賈詡知道,自己一旦說出,劉安定會按照自己所說去做,因此他不得不慎之又慎。

  從姑臧縣返回涿縣的路上,除了在經過太行山時遭遇了一伙幾百人的土匪外,并未發生任何意外。

  遭遇戰中,劉安一行人裝備精良,兵強馬壯,紀律嚴明,對上那些土匪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未損一人,輕易便殲滅了大部分土匪。

  余者落荒而逃,為避免節外生枝,劉安并未讓人去追,而是將戰場打掃完后便繼續啟程往涿縣趕去。

  正月初九這天,劉安終于回到了闊別已久的涿縣。

  長時間離家,回來第一件事,自然是拜望父母。

  劉安只有母親在世,因此回到涿縣后,他讓軍隊暫時在城外駐扎,自己則帶著呂布和十余名親衛去了涿縣城內的莊園。

  循著記憶中宅院的位置,劉安來到自家宅院附近時,卻看到家門口圍了四五十人,這些人手中或拿著棍棒,或配有刀劍,滿臉囂張的站在自家門口怒罵著什么。

  劉安見此,不由著急,立刻帶人上前。

  “爾等乃是何人!為何堵在吾家門外叫囂!”

  聽到劉安的話,人群中走出一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劉安,見其腰間并未佩戴任何印綬,頓時囂張起來,輕蔑道:

  “汝家門口?汝莫不就是那被打發到并州做縣長的劉安?怎么?丟了官職灰溜溜跑回家了?”

  此人說話的同時,劉安也在打量著他。

  見其腰間佩戴銅印黃綬,應是有官職在身之人。

  但聽其口氣,顯然并不知劉安立下軍功,調任涿縣縣令一事。

  看情況,若非權利中心之外的小官,便是不被前任縣令郭淵所信賴之人。

  劉安因著急趕路,擔心路上經過各縣城之時被當地官員邀請赴宴,便收起了代表著身份的官印綬帶,將其放在了專門收納印綬的盒子中。

  此時倒是正好先隱藏身份,調查一下涿縣的情況再亮明身份。

  轉頭看向大門緊閉的自家房門,想來這些人還未來得及傷害家中之人,劉安便暫時放下心來與其對峙。

  “某正是劉安,汝乃何人?”

  那佩戴印綬之人還未說話,其旁邊一狗腿子已經跳出來一臉挑釁的對劉安道:

  “這可是我們常縣尉!爾一介平民,見到朝廷命官,還不快快行禮!”

  “常縣尉?”劉安記得自己離開之前,高升已就任涿縣縣尉,那此人便是另一名縣尉了。

  涿縣乃是置縣令的大縣,縣內置兩名縣尉。

  “不知吾何處得罪了常縣尉,為何要帶人堵住我家院門?”

  “哼!”那常縣尉冷哼一聲,道:“高升區區一未落戶的災民,如何能擔任涿縣縣尉一職?你家所圈養的奴仆亦未落戶,私藏家仆乃是重罪!你未回來便算了,回來正好一并拿下問罪!”

  原來是沖著高升去的,劉安心道。

  兩名縣尉奪權,高升擋了對方的道,對方這才將矛頭指了過來。

  只是不知前任縣令郭淵去了何處,為何放任此人對付自家?

  以劉安和他的交情,劉安不相信他會看著自家人被欺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