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退婚后,我的高冷未婚妻后悔了 > 第479章 暴打
    青海體育館此刻外面并沒什么人,寬敞巨大的操場上只有三三倆倆的人在散步。

    葉天明看了一圈,道:“外面沒人,估計那群人在里面?”

    云清瑤臉上帶著一絲蒼白和擔憂,在此刻點點頭,和葉天明一起向體育館里走去。

    到了體育館門口,門上并沒有掛著鎖。

    葉天明推開門,和云清瑤走進。

    偌大的體育館里空無一人,很是安靜,安靜的有些不正常。

    不過葉天明的感知力自然敏銳無比,瞇了瞇眼,冷冷道:

    “行了,別躲躲藏藏了,人出來!”

    話音回蕩在偌大的體育館里,不過片刻,零零碎碎的腳步聲響起!

    很快,一伙人在體育館的二樓走廊上出現,一個,兩個,三個

    越來越多的身影,到最后足有幾十個,上百個!

    上百道人影此刻站在二樓的走廊,盯著下面的葉天明和云清瑤。

    葉天明和云清瑤緩緩抬頭,向上面看去,這群人都很是年輕,一個個都像是二十出頭的學生。

    一群人冷冷盯著下方的葉天明,看著云清瑤的眼神里倒是出現一縷縷驚異!

    云清瑤咬了咬唇,率先開口:“我父親還有我弟弟呢?”

    “你弟弟?”

    二樓一個染著紅色頭發,穿著皮衣皮褲的年輕男子在此刻緩緩走了下來。

    一群人跟著他走下,顯然他就是這里的頭頭。

    就這樣,一群人浩浩蕩蕩走了下來,直接將葉天明和云清瑤圍住。

    這個紅發年輕男子在此刻打量著葉天明和云清瑤,臉上露出一抹邪笑:

    “你們是誰啊?”

    云清瑤冷冷看著這紅發男子,道:“云明遠是我弟弟,他人在哪兒?我父親人在哪兒?”

    “哦!原來你是他姐姐,真沒看出來啊,那個慫比就這么漂亮的姐姐?”

    說著,紅發男子竟然伸出手,摸向云清瑤的下巴。

    就在要摸到云清瑤下巴的一剎那,葉天明的身子似乎動了一下,也似乎沒動。

    可這紅發男子的身子瞬間如炮彈一般直接猛地飛了出去,砸在了后面的擋板上!

    擋板瞬間被砸的粉碎,這紅發男子倒在地上頓時發出一陣陣的慘嚎。

    五臟六腑幾乎都要被踹碎了,全身的骨頭更是斷了幾根。

    要不是剛才葉天明留手,這一腳就能要了這紅發男子的命!

    云清瑤感動地看了眼葉天明,默默抓緊葉天明的手。

    葉天明看向這群人,淡漠的聲音響起:“我數三秒,你們不交人,別怪我大開殺戒,我沒開玩笑,我真的能殺了你們。”

    “三。”

    “二”

    在即將數到一的時候,二樓忽然傳來了鼓掌聲,葉天明皺眉,抬頭看去。

    竟然是個女生!

    這個女生一頭金色長發,不過留著雙馬尾,穿著極其性感的吊帶短裙,短小的吊帶將這女生豐腴飽滿的雙峰勾勒的淋漓盡致,極其誘人!

    女生下面穿著漁網襪,踩著一雙高筒靴,臉上化著濃妝,修長的手指里竟然還叼著一根女士香煙,這笑瞇瞇地看著葉天明。

    葉天明皺眉,看向這女生:“你誰?”

    這女生吐了口煙霧,沖著葉天明吐了吐舌頭,笑瞇瞇道:

    “帥哥,看樣子你很能打嗎?”

    葉天明淡淡道:“能不能打我不知道,但是已經能廢了你們這里的人。”

    這女生裝作訝異,隨即再次鼓掌,眼里對葉天明起了濃濃的興趣:

    “我好久沒在青海碰見你這么狂的人了,你真是有趣。”

    葉天明淡淡道:“今天你就見到了,立刻把人帶過來,別逼我動手。”

    這小太妹笑瞇瞇地沖著葉天明丟下一包煙,葉天明皺眉,接過煙。

    小太妹笑瞇瞇道:“別這么暴力嘛,見人可以,你們的東西帶來了嗎?”

    “什么東西?”

    “當然是我要的東西,我不是讓你們帶一千萬過來嗎?”

    小太妹的臉色明顯冷了下來。

    葉天明冷冷一笑:“一千萬?你還真是獅子大開口,搶銀行的都沒你這么牛逼,立刻放人。”

    小太妹頓時臉色一沉:“錢沒帶到就想要人?你當我是軟柿子好捏是吧?”

    云清瑤對葉天明示意了一個眼色,這才對著小太妹道:

    “先讓我看看我弟弟還有我父親,人平安,錢自然不是問題。”

    這小太妹哼了哼兩句,吹了個口哨,不過片刻,兩個手下架著兩個人走了出來!

    正是云清瑤的父親云海山,弟弟云明遠!

    云海山全身被綁著,不過倒是沒看見有什么傷,而云明遠不僅被綁著,那全身更是傷痕累累,一看就被虐待過!

    此刻兩人的目光也看來,看到云清瑤的一剎那,云海山和云明遠臉上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清瑤?!!”

    “姐?!!”

    兩人都驚呆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清瑤離家差不多十年了,此刻竟然出現在這兒,怎能讓他們不震驚?

    云海山無比激動道:“清瑤,你怎么會在這兒?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云清瑤也在此刻激動不已,不過看著周圍的場景,她還是冷靜道:

    “爸,回去我們一家詳聊,現在不好說話。”

    云海山頓時和云明遠明白過來,云明遠戴著個眼睛,身子瘦瘦弱弱的,一看就是個斯文的學生,此刻道:“姐!你得小心啊!”

    云清瑤點了點頭,看向葉天明,“天明,怎么辦?”

    葉天明在此刻看向樓上的小太妹幾人,淡淡道:

    “咱們談個條件行不行?”

    小太妹笑瞇瞇道:“什么條件?”

    “一,我把你們這些人都打廢,然后你放人。”

    “二,你主動放人,道個歉,該賠醫藥費的賠醫藥費,咱們兩清。”

    小太妹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真以為你自己什么東西了?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天明好奇道:“哦?那你說說看你是誰?”

    小太妹倨傲道:“我是皇龍殿下面紫云堂的人,我哥是紫云堂的堂主,就你還敢動我?只要動了我,整個青海沒有你的立錐之地。”

    葉天明笑了笑:“是嗎,我這人吃軟不吃硬,既然你威脅我,那你們今天全都別想好。”

    話音剛落的一剎那,葉天明腳尖輕輕一點,整個人如同鬼魅一般已經到了人群之中!

    一切只發生在一瞬間,眾人只看見視網膜上一道殘影劃過,葉天明的身子就如同鬼魅般到了人群里!

    粗暴,野蠻,簡單,利索的拳腳盡數施展!

    一道道人影伴隨著葉天明的腿腳直接飛了出去,一片片慘叫聲哀嚎聲響起!

    一群人斷胳膊斷腿,被葉天明身子只要碰觸到的人都像是被一輛卡車給撞到,直接被撞的兩眼發黑!

    眼前站著人群在急速的減少,一道道身影 像是皮球一樣倒在了場館各處!

    葉天明就這么優哉游哉的都在人群之中,腳步抬起,落下,手抬起落下。

    都有一道道身影飛出,一道道慘叫聲響起!

    不過兩分鐘,啪嗒一聲。

    葉天明點燃一根煙,吞吐一口煙霧,而周圍已經密密麻麻躺滿了人!

    百十個人,在葉天明面前就像是個小雞仔一般,脆弱的可怕。

    二樓,小太妹看著這一切,臉色陡然之間變得蒼白,噗通一聲,身子一軟,竟然嚇得倒在了地上!

    兩個保鏢此刻也嚇得面無人色,臉上充滿驚恐。

    葉天明叼著煙,一步步向樓上走去,小太妹驚恐顫聲道:

    “你你別過來!”

    話說著,葉天明已經到了二樓,小太妹尖叫一聲,爬腿就要跑。

    然而速度怎么可能快的過葉天明?

    身子一閃,葉天明到了她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

    兩個保鏢眼神一冷,準備出手,葉天明看也不看兩人,一手沖著兩人的臉扇去!

    砰砰!

    兩人的身子直接被葉天明扇的從二樓掉了下去,噗通一聲砸的昏死過去。

    云清瑤走了上來,趕忙解開云海山和云明遠身上的繩索。

    兩人也被葉天明的暴力給震懾出了,看著葉天明的眼神里也充滿驚恐,云明遠對著云清瑤道:

    “姐,他他是?”

    云清瑤還沒說完,葉天明笑瞇瞇道:“我是你姐夫。”

    “姐姐夫?!”

    云明遠臉上露出一抹詫異,一旁的云海山也震驚地看著葉天明。

    云清瑤的臉微微一紅,嗔惱看了眼葉天明。

    葉天明嘿嘿一笑,目光看向這小太妹,眼神陡然變得冰冷:

    “我先前給你兩個選擇了,你自己不珍惜,別怪我。”

    這小太妹的身子被葉天明給提了起來,臉上充滿驚恐,求饒道: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跟你們要錢,你們放了我”

    葉天明冷冷道:“說,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小太妹哆嗦道:“是是我們當初在酒吧里發生了矛盾,所以所以我才對你弟弟下手的,我聽說我聽說你們云家有錢,而且現在住的那塊地皮也值點錢,所以才才獅子大開口。”

    “啪”一聲!

    葉天明一巴掌抽在了這小太妹的臉上,眼神冰冷:

    “你這不純純的賤種嗎?我可是聽說了,惹你的可不是這個云明遠,是另外幾個人,你不找其他那幾個富二代要錢,反倒是欺負云家,你做的是人事兒嗎?”

    這小太妹滿臉煞白,驚恐道:“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大哥,求你饒了我”

    葉天明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方子月,是紫云堂堂主的親妹妹大哥,你饒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