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為娶絕美夫郎,她要造反當女帝 > 第530章 番外【雁南歸】27
  蘇憶桃踏風而上,散發著青色幽芒的長簪直直插入敵方刺客的喉嚨,長劍也抹掉一個沖到身前的刺客的脖子。

  噗嗤——

  拔出長簪,紅梅般的血液濺了幾滴在她臉上。

  蘇憶桃一個干脆利落的折腰錯開橫掃而來的長刀,手腕一轉,把綠云長簪斜插回發髻,然后又從發間抽出三根淬毒的繡花針,朝著步步緊逼的人群甩去。

  毒針正中眉心,三個刺客,卒!

  祝暮澤躲得遠遠的,以免給蘇憶桃添麻煩。他只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廢物,不能留下來英雄救美!

  不知為何,他的目光緊緊盯著對面焦灼的戰局,心臟提在嗓子眼兒突突亂跳。

  嗯?

  我擔心她做什么!

  蘇憶桃死了不是正好!

  不行,他的復仇大計才剛剛開始,決不能讓蘇憶桃就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夭夭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他手里。

  甩甩腦袋,把這些亂七八糟的心思扔出去,眼底剛剛凝聚出的偏執也緩緩散去,仿佛剛才那個陰鷙的家伙不是他。

  蘇憶桃抬腳踹在樹干上,以腰為軸,旋身一刺,又在頃刻間秒殺一位刺客。

  踩著滿地落花和巧果碎片,蘇憶桃左手一招繞花奪過敵人的長刀,反手抹了對方的脖頸。

  一手執劍,一手握刀,金帛飄舞,青裙蹁躚,簪在發髻上的流蘇掩鬢也不會影響她的戰斗。

  蘇憶桃愈殺愈勇,不僅沒有隨著體力的消耗而顯露疲倦,還感覺停滯小半年的瓶頸竟開始松動。

  四面八方都陸續傳來兵刃相接的打斗聲,祝暮澤貓著腰,偷偷摸摸從最近的尸體邊兒撿了一柄還沒沾到血的刀。

  廢話!

  她們連蘇憶桃的衣角都沒摸到,刀刃上怎么可能沾著血?

  祝暮澤抱著刀,藏在一個自以為相對隱蔽,且進可攻退可守的地方。右手緊緊攥著刀柄,左手則抓著蘇憶桃在看雜耍時塞給他的毒藥。

  他祝暮澤雖然沒習過武,但好歹也練過五年劍舞,只是后來被蘇碎月耽擱了半年,后來在池暝皇府,他也會趁著無人鍛煉身體,若沒有這些底子,他可能早就扛不住了。

  他的核心力量還算不錯,握得穩劍,自然也握得住刀。當年為了跳好劍舞,那老鴇還特意請了一個欠錢的劍客教了他半年劍招。

  從前柔弱不能自理,也是只因為頓頓吃不飽,身上全是被打出來的暗傷,哪里還有力氣做別的?

  這一年多,在臣不煥和蘇憶桃的雙重養護下,祝暮澤身上的暗傷和病根痊愈大半,再加上前段日子莫幼薇幫他疏通經脈,身體素質更是成倍上升。

  “哐當——”蘇憶桃手里的長刀在她彪悍的打法下斷成幾節,她嫌棄地丟掉劍柄,泛著冷光的軟劍如同龍蛇般急挑而去,連殺數人。

  刺客的數量不減反增,可見這群人是預謀已久。

  蹲在角落里的祝暮澤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據可靠消息,武陵居內的暗線都已經被鏟除了,那么問題來了,這群刺客是如何得知蘇憶桃會在七夕節下山游玩的?

  前朝?

  不對!

  臣不煥那老狐貍不會做這么種蠢的事,他們倆兒正在一點點獲取蘇憶桃的信任,除非臣不煥腦子壞了,才會在這個時候刺殺她。

  刺客不是臣不煥派來的,消息也不可能是他們散出去的,排除這些錯誤答案,七夕夜游的消息應該是蘇憶桃自己故意放出去的!

  這是引蛇出洞?!

  嘶~我怎么那么笨,直到現在才發現問題,而且想了這么久才把答案推出來。

  祝暮澤心虛地左右看了看,還好先生不在,不知道他差點被蘇憶桃給忽悠瘸了,不然又得罰他。

  掉在地上的銅鏡怎么又反光?

  光?

  刀!!!

  就連祝暮澤自己也不知道那一瞬間究竟是怎么反應過來的,他的耳廓微微一顫,捕捉到細微的破風聲。

  恐怖的殺意籠罩而來,祝暮澤下意識地精神緊繃,以至于達到十三分絕對理智!

  生死關頭,在超然聽力的輔助下,他猛地把手里的刀往后一刺。

  當冷刀即將砍斷祝暮澤的腦袋時,刀尖精準地捅進她的心臟。

  祝暮澤往旁邊側了側身,避開從刺客手里掉落的刀,起身,動作莫名有點熟練地把刀抽回來。

  身后傳來噗呲一聲,緊接著就是尸體栽倒在地的聲音。

  倒在地上的刺客至死都沒想明白,這個嬌嬌弱弱的美人究竟是怎么發現她的,根本不會武功,卻頭都不回一刀命中心臟?!

  這是深藏不露?還是巧合?

  巧合?

  不可能是巧合。

  古來天狐拜月,這盈盈月光,正好刺激了祝暮澤的天狐血脈,使之耳力、體力、靈敏急速攀增。深藏于靈魂之下,獨屬于遲暮殺神的本能也在死亡危機的籠罩下被強行激發,十三分絕對理智下,本能攻擊一切對他有威脅的人或物。

  匆忙趕來救人的聽雪愣在一丈開外,就連身后不知何時多出一個刺客都沒察覺。

  直到祝暮澤大喊一聲“小心身后!”,他把聽雪往后拽的同時,手里的毒粉也全部揚了出去。

  直到這時,聽雪才如夢初醒般往后劈了一劍。

  這一劍沒空,卻也沒刺中心臟,只是穿過了刺客的琵琶骨。

  “去死!”刺客大吼一聲,然后就沒有然后了,吸入毒粉的她,七竅流血,心臟驟停而死。

  “你也不怕毒死我?”

  聽雪呆呆地看著死相凄慘的刺客,眼神逐漸由感激轉化為平靜,最終變成警惕。

  “哪里來的見血封喉的毒藥?”聽雪的劍往前一送,穩穩橫在祝暮澤頸側,但沒有擅自傷他,因為她接到的命令是保護司暮,前提是如果他沒有異心的話。

  “我拉你了。”

  “毒是主人給的。”

  聽雪沒有傻乎乎地相信,瞥向他手里的刀。

  “刀?”

  “地上撿的。”

  “為何撿刀?”

  “……我和主人舉止親密,必然會被刺客列入擊殺目標,毒藥用完就沒了,我不想死,得有東西防身。”

  “你——”

  “有刺客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