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書城 > 只要有血條,神明也殺給你看 > 第1165 心頭不安
  水銀先生也覺著江游是沾點邪性在身上的。

  哪家好人能點背成這樣啊。

  不僅自己走霉運,連帶著周圍人跟著倒霉。

  它一邊嘟囔著,一邊清除著場中痕跡。

  在它努力下,不多時,場中變的干干凈凈。

  “妥了。”

  水銀先生重新飄蕩回陸遙遙身邊。

  “好。”陸遙遙點頭,“我們先回去吧,順便把大周境內也巡視一遍,以防萬一。”

  重新穿越深淵裂縫,回歸大周。

  陸遙遙眺望遠方。

  回來前,江游特地囑咐過她,“把啟神干碎后,我心里這不安感稍微減弱了些,但還是有種說不出的壓抑。”

  “這不安感或許來自大周,或許來自虛空,總之我會盡快恢復狀態,你先行返回大周查看情況,若有不對,直接從深淵中逃離。”

  “比起虛空神明,我覺著還是深淵聽起來更親切點,總之你別擔心我,先回大周穩住,有特殊情況記得立刻給我發消息……”

  江游絮絮叨叨交代了不少,總結下來就是:

  我有點慌,你先跑路。

  陸遙遙沒什么特殊感覺,既然江游這么說了,她索性帶著水銀先生回來,萬一有特殊情況,方便統籌全局。

  在高空中穿梭,俯瞰下方大周景象,

  耗費十天時間,憑借水銀先生之力,她算是給大周來了個里里外外的“大清掃”。

  連番折騰結束,陸遙遙重回北都。

  “你就是小柔吧,哇,真好看,江游經常在我耳邊念叨他有一個乖巧漂亮的妹妹,只恨自己在虛空,不能長時間照看妹妹,做哥哥的心中有愧。”

  “哥哥人很好,他要忙虛空事業,我不能幫到哥哥,其實慚愧的應該是我。筱筱姐的事情我聽說過,沒想到這般顛沛流離,你和哥哥如此多年老同學,還能在虛空中重逢。”

  “咳咳。”

  陸遙遙神色平靜,推門而入。

  屋內正在交談的二女頓時停下交鋒。

  是的,一個筱筱,一個小柔。

  啟神危機解除,筱筱也被帶回大周,省的在虛空讓人分心。

  只是現在這情況,陸遙遙感覺自己很想給江游來上幾拳。

  嗯,再給筱筱還有小柔一人一拳。

  ——

  “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

  “可惜,這下窗外沒人了。”

  伸了個懶腰,周圍蒼白色澤迅速消散,江游從光繭中走出。

  “水銀前輩……噢這哥們回大周了。”

  揉揉腦袋,他頭腦有些昏沉。

  “江王大人。”

  不遠處納戛聽到動靜,立馬屁顛跑來,“您蘇醒了?”

  “嗯,我睡了多久?”江游問道。

  “三十個自然天。”

  “最近有發生什么大事嗎?”

  “大事……”納戛思索后說道,“啟神崩解后【權柄】終于出現了,不過比想象中要少很多,核心【權柄】還未凝聚,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問題。”

  “我們一直嚴防死守,確保這些重要之物沒有被那群線種占據。”

  “此外,米金大人援兵抵達,是一批三百萬六階,數百七階的亮銀種大軍,轉化工作正在進行,目前速度算不上快。”

  亮銀種是什么瘠薄種族。

  江游搖了搖頭,聽都沒聽過,估摸著米金是把手下哪個排不上名號的種族給派來了。

  算了,好歹三百萬六階呢,總比沒有強。

  “帶我去【權柄】地方看看。”他開口說道。

  “好的。”

  納戛在前帶起路來。

  【權柄】存放地距離中心域極近,沒浪費多少時間二人抵達寶庫。

  穿過層層守衛,江游邁步進入一片陽息包裹的海洋。

  【權柄】不是一串文字懸浮在空中,這玩意兒存在具體實體。

  “一顆破碎的金色晶體”

  “一截斷裂的羽翼”

  “巨大的金色破損圓球”

  “……”

  當江游靠近上去時,相關信息立刻浮現在他腦海。

  【金色】【火浪】【焚燒】【至陽】……

  其他【權柄】江游都能理解,那個【金色】是不是走錯片場了。

  染個顏色也能稱之為【權柄】?

  通體看下來,基本上沒有太強的東西。

  主要還是江游【裁決】太狠,第四刀奔著啟神而去,與先前相比,此次直接將【權柄】擊碎,自然落不下太多有價值之物。

  望著眼前大多數與“光明”“火焰”相關的弱【權柄】,江游陷入沉思。

  【權柄】,這大概是攻破七階文明后最有價值的產物之一。

  越接近八階,體內【權柄】便越是朝著【規則】方向轉變。

  像艾爾恩死后爆出的位格,足足有三個中等強度的血系【權柄】。

  這玩意兒不是說越多越好。

  反而數量堆疊過多,很有可能引發意料之外的后果。

  【裁決者】強度完全足夠,江游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積攢能量,以及不斷共鳴已有【權柄】,爭取達到七階頂峰。

  到這一步,就可以開始尋找合適規則,以規則為引,令生命結構發生躍遷,成為真正的“規則級”生物。

  說實話,就現在擺在面前的貨色,江游還真有點瞧不上。

  最多算是給【處刑者】增點添頭,保不齊威能會被已有【權柄】覆蓋,導致基本沒什么效果。

  左挑右選,江游矮子里拔將軍,選了兩個說得過去的:【焚燒】【灼魂】

  增強下蒼焰持續性傷害,以及對靈魂能夠造成的傷勢。

  姓名:江游

  【階位】:七階上位

  【位格】:『裁決者』

  【裁決者】:……

  【未知】:經歷『血脈喚醒』,你的體質發生了某種變化,缺失的血脈片段正在復蘇覺醒,當階位提高,或許能夠喚醒更多力量。

  【權柄】:『審判』『裁決』『死亡-殘』『處刑』『暗影』『血條』『眷族』『焚燒』『灼魂』……

  【剩余壽命】:12年

  手冊新增【權柄】欄,涵蓋他位格擁有的全部能力。

  以上便是江游現有屬性。

  堪稱豪華至極,誰要是過來把他爆掉,絕對能夠發家致富。

  “可我這心里,怎么仍然有些不舒坦呢。”

  江游長舒一口氣,從寶庫中走出。

  “江王大人?”納戛似是感知到他心情不佳。

  “沒事。”

  江游站定抬頭望天。

  視線穿過啟神星域的淡薄云層,直達虛空。

  淡淡寂寥與冰冷縈繞心尖,始終未有消散。

  他眉頭皺起,仔細體會著這種感覺,視線在高空尋找。

  不是大周,可能也不是啟神。

  感知不斷放大,順隨著一股莫名頻率。

  越發飄升,搖晃……

  如此站定長達二十余日。

  就在某個瞬間,嗡的一聲鳴響!

  他心中的某根弦,仿佛產生斷裂。

  江游瞳孔放大,難以言喻的冰涼之感自四肢升起。

  “我和殿堂之間的聯系……斷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